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龙刀凤剑

龙刀凤剑

龙刀凤剑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09-18 12:24

评语:《龙刀凤剑》这本书写的可以说是很好了,每次都能吊住我们的胃口,让我总想往下读,内容很有新意,也很有意思,希望作者继续努力,我很喜欢。

主角秦影枫,,王冰凌小说《龙刀凤剑》是一本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类小说,西域蛇魔争雄武林,杀入中原无人能挡,龙凤门倾全门之力力抗之,却大伤元气.顿时变的萧条之极.....十年之后江湖上各大门派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龙凤门的怒火随着一把把绝世宝刃渐渐燃烧了起来……懵懂少年,妙笔.绝琴,谱写出一出武林的神话……

精彩章节

却说秦影枫连番受到丧亲之痛的打击,顿时人已有些浑浑噩噩的。终日便是如个乞儿般,饿了沿街寻求食物,累了倒地便睡。而每逢夜里他就痛苦难耐闭上眼睛皆是往日龚勤、石风雨、柳狂书的笑脸。他本是少有的聪明人,却又兀自珍重情谊。而今遇此变故心中万般的痛苦无法发泄,反而便如此的堆积心里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过好在他内心深处还有一丝的明亮未导致疯癫,心中还知道要去金凤峰取玄冰之刃。

这日临近盘龙山附近,秦影枫依旧一身褴褛时哭时笑的走在小道上。忽听耳边传来依依呀呀的唱曲儿之音,他心中一动不由的便往那走去。唱的是钟馗的故事,听那道进京赶考为人所害,却端得能坐正人间鬼官。生死忽而一笔间,那得他日笑煞天。这依依呀呀的乡间小曲儿比不得那些梨园的大曲颇是杂乱,不过却一股而的纯正味儿。众人皆是朴实的山里人,听的是津津有味见一个乞丐似的年轻人前来亦不在心。曲儿唱了近半个时辰,唱罢天色已偏西众人皆缓缓散去。一时间土泥戏台下便剩下秦影枫一个人,他倒是不再哭啼傻笑,却兀自站在那里。山风瑟瑟,忽而见他双目透出异样的神采哈哈笑道:“好个生死本由天,人生且不安?我一心追悼悔过石大哥,龚大哥。却不知他们如若见我如此脓包岂不更气,倒不如死了干净。柳先生本已重伤天幸绝学得以延传又何来遗憾?”他本就聪颖却有时因情所困,顾而此刻想通了关键心中大明忽而又忖道:“我此次去盘龙山金凤峰取回玄冰之刃定有一定的难处,程大姐倒是个守信之人应该不会为难我,不过那些金凤门的其他人便难说了。”想到此他忽然想将自己这几年的所学皆融和一通开创新篇,要知此番壮举非一派宗师方能为。而秦影枫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心高气傲。

他本是擅长画道,武学根本的理念便是师从画仙阁。而画仙阁从入门起便要弟子多感悟万物,以万物之形而入武道;万物之神而出左右。此番他方见自己置身于一派宁静的天地间,如此山野小村寻常的紧。村落不过数十户人家,皆是低矮土墙一股朴质之气砰然而出。四周古树参天,清风拂过沙沙作响。人的思想本就很怪,往往只有再一些特定的时候才能明心见性。此刻秦影枫猛然顿醒,忽见四周万籁俱静心中忽地如一扇门般打开。他暗想:柳先生当初传法曾言‘空’乃意留之本,劲意随心随性。如化万物,昔日他得法时并不知道劲力内功。而今更随龚勤习了狂龙心法,龙王刀法方知意劲之间犹如画道水墨般的变化。有见前几日那场恶斗心中更是感慨甚多。他一念及次心如明镜手中不由的拾起一根树枝,见这万般静籁的天地忽地一下点出,点至半响忽然画出一个圆,圆至末梢忽然又飞舞挽个花。手中一动,周身气劲自随。他这一招一式皆随心随天地而出,亦境亦劲。以身周意境努周身劲力,而做的无不和谐得体。如果有人在此见他定会不由的大惊。因为他仿佛此时便融入了这天地中一般,这夕阳下的静谧便如探囊取物般的落入他的一招一式中。不过只是数十下而后他亦无从下手,停手而立。见山色渐深,四处野鸟归倦他不由的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刚才那种心境。他呆立半响忽的笑道:“还是我太狂大,如此融入天地的神功能得一招一式已经不错了如果真能成一套武学岂不天下无敌?呵呵,夕阳西下,我感知天理得这一招。哎,日头殇亡,天地伤痛。不如便唤作‘悲日’,悲心痛日,天亡地殇。我心宁静,归与万籁。”他记忆非凡,虽然只是少纵即逝的灵感他依然清晰的记了下来,这便是一个画道大家的非凡之处。而此时他反复演练,狂龙劲力本是天下最刚猛最强劲的内力。在此基础上他又以‘意留空而劲复返’的妙境演化,如此一来凌空铺展开了一幅画来,一幅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图卷。其中悲意让人难以克己,恨不得大哭一场。他毕竟功力尚浅,一招使完如脱力一般,体内内劲如潮涌般泄出。好在狂龙心法端的妙法,总是能剩一丝余力让他,没能摔倒。

这时,秦影枫忽然抬头方知月已中天。淡淡月光铺洒而下,顿时五心朝天,跌坐起来。心中默运周天,半响后他发现本来停滞不前的心法有些缓缓的提升。忽然他明白原来他必须要将体内内力耗尽然后再打坐练功才能有所长进,其实他乃不知狂龙心法第五层是分水岭。五层后要的是人的积累和心性。秦影枫天纵之资在画道上明晓了武学最高深的意劲之理可以说是空古未有的,故而他能一蹴而就迅速练到第五层。但他本身积累甚少,又无多少人身经历。故而无法停滞再前,却不想他忽然感知天地。习到天地招式,区区十招便让他内力全空本身就是如一场恶战。而每次出招让他心境进入那种静谧之态亦是一种体会,只不过这些太单一并无多少重大作用故而他虽然有感觉但是提升亦十分的缓慢。不过对于秦影枫却是十分的高兴,他心中自忖道:既然能有一丝的提升我定会有一日能达最高的境界。当下他又反复练来练去,开始时累的全身乏力而后又打坐练功,待气劲恢复又开始练起‘龙王刀法’他以前总是觉得武之一道不过是些粗鲁暴力的行径心中向往清雅,高洁的作风。不知,人逢迹遇心境亦变,被这连番的打击他亦开始明白自己弱了便没法保护自己和朋友。更没法报昔日的仇恨,如此强烈的愿望从他心里冒出。他恨不得立刻就可以天下无敌。

一时间他不知道疲倦的一次又一次的演练,在这陌生荒野山头。他如一个疯子般,直到最后累的倒在地上。带他再次醒来时发现,他自己身体居然没有以前那种酸痛胀麻的感觉,反而精神更爽。再内视一看发现内力提升不少,隐隐要向第六层境界发展。他心中一阵喜悦,找个地方将自己洗漱一番又换了干净的衣服。方进村去打听了去处,村民见他如此俊秀一个书生皆不由的都生好感纷纷来指点他去路,就害怕他会迷失再这山里。原来这里离盘龙山亦不远了,再往前行便有一个小镇乃是盘龙山脚下的‘五色镇’秦影枫再熟悉不过了。他纷纷拜别了众人心想便先去五色镇落脚再做打算。

看过各种动人山色,流恋往返过迷人流水。走了近半日的行程,秦影枫眼前豁然开朗,见一个小镇飘然而现。青石板的古街,上面人流不息。小镇喧闹非凡,他望着这热闹的小镇不觉腹中饥饿不由的向前走去。约莫数十步,便看见路边一家酒店映入眼帘。酒店青瓦所盖,灶中红红的火苗舔着大锅,热气腾腾夹着肉香。不由的让他食指大动,径直进了去。寻个靠窗的地儿坐下道:“小儿一壶酒,一些充饥的食物。”那小二应了一声,不一会便端上了一只烧鸡、一盘素菜、一壶浊酒。秦影枫闻着扑鼻的香气不由的狼吞虎咽起来。吃个半饱后不由的端起酒来,见酒杯里那浑浊的老酒想着自己身世不由的脱口而出:“浊酒一杯家万里。”说完后竟然垂泪下来,不由的又大饮几口。

正当他伤感时忽听有人道:“听说这个程脂被杀了金凤门上下现在是乱成一团。而且那阎魔剑听说也落入了九火圣域的手上,我们现在何不趁虚而入呵呵夺下那玄冰之刃。”秦影枫顿时身体一僵转过头去,见西面坐了几个人一个鬇鬇虬髯的汉子,一个玉面书生一身白衣锦袍,一个一脸横肉像是要吃人一般。还有两人背对他坐在兀自喝酒,说话的正是那个虬髯汉子。那书生接口道:“哼,江湖上不是说什么龙凤第一,九火无敌么?我看如今他们都起窝里斗了还有什么能耐,那些个什么画仙阁,天玄派,神剑门亦不过是传言。你们给我听好,我们名刀门就要不日雄霸江湖了!今夜我们就潜上金凤峰偷了玄冰之刃,明日便是江湖无敌!”那一个蓝袍人连忙低头喝道:“少掌门说的妙,说的妙。”他话音刚落便听得啪的一声,看到一把长刀飞了过来准确的落在离他脚一寸之地。那些人不由的站起身来皆道:“恭迎掌门!”秦影枫不由的定睛一看,见一个中年人缓缓进来,他相貌奇特。蒜头鼻,招风儿,豹环眼几根欷歔的胡子身材中等。“一群废物,给我把嘴管严实了!那龙凤门是什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是你们这些人可以比的?”那蓝袍客连忙让座哈腰道:“掌门,掌门。不是小的自大,您难道不知?前些日子蛇魔教和龙凤门相斗为了争夺银蟒刀的事么?那龙门掌门死在蛇教少教主手上呢,而漠北的无敌三剑中的愁剑也受了伤。不过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程脂回去的途中被九火圣域的疾电暗算死在了途中。如今龙凤门是死的死伤的伤,谁不欺负谁就是傻子!”“哦!有如此好事,看来我闭关太久了!不过,那程脂手下能人也多啊!她两个弟子都江湖有名之辈,更听说她三弟子更是得她剑法深传啊!虽不多么名动江湖却是厉害的紧。”那中年人喝口水缓缓道。“父亲,不必担心!我们打听好了!那些个人都为金凤门掌门之位斗得不可开胶呢!至于你说的三弟子呵呵,父亲怕是不知道啊!那是江湖上称第一的美女啊!人称‘凰仙子’传说她美的不可方物,不管怎样父亲这次你可要帮孩儿让她做您的儿媳妇啊!”那玉面书生不由的口水直流,两眼发亮。正当他幻想之际忽听有人道:“那来的癞蛤蟆,流一地的脏哈喇子恶心啊!”

那几人不由的脸一红转头狠狠瞧那人去,见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兀自边吃边说。那虬髯汉子起身走过来问道:“敢问,小侠那门派的为何胡乱骂人?”“哦,您好,我是大业派的,李大叶。我没有骂人啊!你看那不是蛤蟆流的哈喇子么?”那虬髯汉子不由的转头去望,却觉背后一痛背人点穴道被那年轻人往同伴那一推,随即那年轻人却如一道残影的冲出了小店。秦影枫出了小店后还高声道:“几个孙子爷爷这就别过啦!哈哈。”那中年男人武功最高第一时间反映过来心想被侮辱不由的火来,起身追去不料秦影枫轻功极快几个起落便没了身影。

那几人随后亦追了出来,不由的破口大骂方觉解气。秦影枫出了小店,一路疾奔到了盘龙山脚下,忽见往日那些熟悉的场景不由的心中一阵黯然神伤。忽然间想着这十年左右的生活不由的心中惆怅万分,大有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他一个人在山间行走数里,便寻个隐秘的小洞略作休息打算怎么上山问刀。他忖道:今日听闻程大姐死,我当下不知道金凤门的情况。说不定那些人根本不会将玄冰之刃交予我。想到此他眼前忽然浮现一个动人身姿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她在不在山上呢。对了她跟程大姐一起出行的,程大姐都死了不知道她会会也……”说道此他不由的心中一惊转念想到她那么善良动人不会这么命短的。

正当他浮想翩翩忽听有人道:“气死我了!抓到那个臭小子非拔他皮不可!”又有人道:“那死小子不知道那派的!武功貌似不赖!”“他是不是说他大业派么?叫什么李大叶。”“你个傻蛋!他是你大爷!老子才是大爷派!你个没头脑的东西!”随即又听道有人吵到:“我才是你大爷!你想打架不成?”“打啊!老子还怕你?”秦影枫正听得乐呵,忽听一个威严的声音道:“你们两个还嫌不丢人!马上要上金凤峰了给我仔细点!小心被人发现!再吵我一个人一刀!”顿时众人没了声音!秦影枫心中一阵偷乐看了看名刀门一行人,心中灵机一动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到了鸣凤坡,见一座座大殿耸立山顶。四周人影晃动,守卫森严。众人寻了个草木林躲了起来,张眼望去见那为首的院门有一个大匾写‘凤鸣朝阳殿’门上有一幅对联乃是‘青山绿水永长流’‘百鸟朝凤久不息’字字意境非凡,秦影枫看去如一只只腾飞的凤凰一般!他不由的暗自心惊!那名刀门一众人观看少许不由的派了两人出手击倒了门口个守卫剥了衣服想鱼目混珠,却不想刚要进去便见里出来一行人,皆是妙龄女子大约四五个个个容貌秀丽手中握着长剑。那些女子二话不说直接杀了下来,顿时两拨人马斗在一起。那名刀门众人委实不行,不过半柱香左右除了他们掌门其他人都败了下来。一时间丢人甚多,那中年男子倒是神勇一把弯刀舞的滴水不露见手下如此窝囊不由的气从中来大喝一声提上白面书生便逃了出去,却不管那几人的死活!秦影枫不由的心中一阵鄙视!不想一个堂堂掌门做事竟然如此的没气度,自己手下被抓也不管死活。

渐渐的天色便暗下来,秦影枫瞧准了时机绕到了庄院后面。在清理掉几个暗桩后他轻易的进了金凤门,金凤虽大但是他却是熟悉得很。想当初小时候经常被上官冰云带着,虽然多年不回来却也是忘不了的。他心想程脂应该把玄冰之刃放在自己的居住地方,历代金凤门掌门居住的‘金凤宛’他在清楚不过了。记得小时发高烧还让上官冰云抱着睡过呢,不由的眼角微湿心中想到自己打小就没见过父母全是姨父姨母带的,如今他们都不在世上了留下自己孤苦伶仃。又转念想到自己如果不为他们报仇雪恨自己就不配在世为人!他边想边潜向‘金凤宛’走过‘凰王居’忽听有人道:“师弟你是何打算!这个掌门之位必须是我的!”“呸!你少在那里臭美!不知道么!程脂那老女人把凤影给了凌儿!你想做掌门?崔仁鹤,论武功我们两个半斤八两都不及小师妹!今天我来找你就是和你说如果我们两个不联手如果三凤仙回来了我们谁也得不到想要的!”又听另一人道:“哼!吴鹰你想要什么?”“崔师兄,你不知道么?小弟其实就是好那口,可是你说这天下的女子我想要那个不容易,唯独咱这小师妹天仙似的人儿!哼!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师兄你看……”那人还没说完听崔仁鹤打断道:“哈哈,不想师弟如此兴致。不瞒你说其实为兄也眼馋的紧!可是昔日有程脂那老女人!我们连接近金凤宛的机会都没,要不这样,我们联手,我做掌门,你得凤影剑至于美人我们兄弟二人一起消受岂不更好。如果兄弟兴致高,大不了为兄让兄弟先吃一餐便是。”吴鹰听完急忙道:“如此甚好!甚好!”二人当下有是哈哈大笑。

秦影枫不由的心中大是鄙夷不想金凤门竟有如此小人,他又悄然退去摸至金凤宛附近发现不少暗桩甚至几近无法破掉。他费尽心思终于破了一处角落的地方换了身金凤门的装束进去,见四周皆是雕栏深院,各种稀奇珍稀的盆栽奇石。秦影枫见此不由的双目一湿,原来这些曾经都是他儿时的天堂如今故地重游满怀激动。他又立即回过神来,心想玄冰之刃应该是在程脂房间,历代金凤门掌门所居之地。于是便循着路去了,进屋一看见四处都是白绫丧缎心中方知江湖上传言不假,又想那方才两个人畜生般的想法那么程大姐的小弟子岂不危险。可他眼下亦顾不得这些,当即在屋里一阵搜索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暗格后面发现了玄冰之刃。这五柄龙刀凤剑他除了银蟒、火麟小时候未见过外,其余的在当初望江台上都曾见过大概。如今见那暗格里放着一柄,刀身一半雪白一半乌黑,在刀柄下方一处有七星图案,刀背有五齿,端得威风不是玄冰之刃又是何物?他当下满心欢喜不料宝刀如此轻易便得,便用手握起不料一股惊人寒气而来,顿时让他麻了半边身子。

原来,这五柄龙刀凤剑皆是各有妙义。其中这玄冰之刃乃是寒气逼人,如若没有高深的内力压制寒气是使不得这柄刀的。秦影枫忽的大惊,随即取出一个鹿皮刀鞘。这是龚勤交给他的说是这个刀鞘来历不知却十分奇特可以压制玄冰之刃的寒气。果然他运作内力将宝刀插入鞘后顿时与一般刀无异,秦影枫不由的高兴道:“听说龙刀凤剑得一无敌,如今我倒是可以出去闯荡一番了!”他正欲原路返回,忽听有人道:“师兄,师父把玄冰之刃放在她闺房在。我们必须要取了这柄刀才可以和小师妹对峙不然她手中有凤影剑我们不是对手。”“呸!你个没用的东西。如果想从她手里夺去凤影剑难道就没办法么?”“办法?不行啊!那死丫头手下有几个死婆娘端得谨慎我们是药也下不了毒也放不了。我曾悄悄派人去过,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打折了送回来。”“哼!那如此便只好用强了!师弟走我们去取刀。”二人来势之快,边说便边听到门‘吱呀’一声。秦影枫一惊,立马揣上刀见从一个窗户蹿了出去。

他动作之快,轻巧无声。逃出后,咋眼便上了屋顶。便听到下面有人惊呼:“宝刀不见了。闹贼了!速度来人!”立马四处有火把涌动。他心计一动,见不远处一个斜对面有个半掩的朱窗。里面烛光朦朦,不似像有人。于是便施展‘游龙八步’跳了进去,屋子里尽是些雕花木具。一股淡淡动人的香气充斥四周,他望了四周见并无任何人便思量着躲在何处。见那低垂着帘子的大床,他心机一动心想这应该是哪个侍女的闺房吧,我且躲在床上应该能避开搜查。

于是他便撩开帘子,顿时一道白光刺了过来。他一个侧身顿时背后被人一掌打了个趔趄,那人将匕首架在他劲后不由的冷哼一声。“姑娘误会,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我情势所迫……”他还未说完便听一个动人的声音道:“怎么是你,哼!好个不学好的坏东西不准转身过来。”秦影枫只觉那声音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忙又道:“姑娘,我来贵派拿我们的东西。还有我要找你们的三少主,我有急事告诉她。”他说了半响身后没有声音,不由的回过头去。一时间被惊呆了,见一女子端坐那里。那容貌非不能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她一身月白色的锦袍,甚是圣洁。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杏眼桃腮,容光照人。云鬓笼霞,篦瑁生辉。奇葩逸丽,淑质艳光。

秦影枫顿时便呆立那里,那女子亦觉出了他的异常张望他一眼扑哧笑道:“怎么,你突然又变得这般呆傻了?”秦影枫方觉自己失态缓过神来还礼道:“姑娘,失礼了。不知姑娘怎生认得我?”那美貌女子又浅浅一笑道:“那天客栈外你还救过我呢。”秦影枫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当初你带着面纱我没看出啊。姑娘真不愧是人称江湖第一美人,非凡间之物,乃仙女落尘。”那女子听他如此夸自己不由的脸一红。低头道:“你如何闯进我闺房的。”秦影枫连忙将来龙去脉皆一一说了,那女子不由的紧锁眉头。半响才起身道:“秦大哥,多谢相告。我知道如何对付我的两位师兄。不过,玄冰之刃师父当初临终时让我要仔细看管。如果龙门之人来取刀需比武定夺。”她虽然声音动人悦耳,却也充满了一股让人敬畏之意。其实秦影枫并不知,当日程脂只是说除了秦影枫之外的人来索要玄冰之人需比武,他亲自来当双手奉还。

秦影枫略皱了下眉头问道:“不才斗胆冒犯,敢问姑娘如何称呼?”那女子略低了下头轻声道:“我姓王,叫冰凌。你叫我冰凌就好了。”“冰凌,冷若寒冰,美如冻凌。真是好名字,不过冰凌,当初在客栈外程大姐不是说要将这玄冰之刃还给我么。难道还反悔不成?”秦影枫嘲讽道。“哼,如今这宝刀可是在金凤门,秦公子莫不是自诩能带着刀安然出去?”王冰凌淡然道。

秦影枫顿时一阵语塞,思量半响道:“好吧,那你约定时间地点。我与你一决高下。”“后日,东坡,江边树林。”“好的一言为定。那我现在怎办。”“你先上床,避一下他们。”王冰凌说罢脸色一红,让了让秦影枫。秦影枫扰扰头大有羞涩,但还是躺了上去。顿时一股动人的香气扑天而至,整个床上又软有温暖。他顿时有种飘飘然入仙的感觉。这时忽听外面声音亦越来越吵了,王冰凌望了他一阵咬咬牙低下头亦翻身躺了上来拉下帘子。一时间二人如觉空气都凝固了般,连自己心跳都清晰可闻。“师妹,玄冰之刃不见了,你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么?”忽听外面传来崔仁鹤的声音,王冰凌定了定神淡淡道:“不知道,师兄我已经休息了。”“哦,师妹要不我们师兄弟二人进来看看,说不定那贼子便跑进了师妹的闺房了。”吴鹰似笑非笑道。“你们回去吧,我这里清净的很。如果您们进来小心我的凤影可不认得师兄你们哦?”二人刚要推门又不由的停住了,半响道:“那师妹好生休息吧,哼!”

便听着二人渐去的脚步声,秦影枫确认二人走远后缓缓的松了口气却依旧躺在王冰凌床上。倒是王冰凌不由的娇嗔道:“你还不走!是想干什么?”秦影枫顿时满脸通红却莞尔道:“如此温香之地让人怎能不流连忘返,再说我此时出去不是撞个正着。”王冰凌不由的一皱眉随即又道:“好吧,但是你下来。坐那里。”秦影枫不由的一窘,见那绝世的容颜如同寒冰笼罩也不多语。

王冰凌看看了他手中那柄刀坐下问道:“为了这柄刀我师父丢了性命,秦公子这般轻易拿去让人好不甘心呢。”“呵呵,程大姐丢性命是跟九火圣域的关系。莫欺我不知。不过你放心那阎魔剑我迟早会帮你取回。”秦影枫忿忿道。“你那两位师兄一直不安好心,如今凤影在你手里你倒是安全。如果让他们得了这玄冰之刃便有法与你一战,便让我先带走到时候东坡,江边树林一决高下。”

王冰凌听的一阵眉头紧锁,半响缓缓道:“如果你爽约呢?”秦影枫脸色一红薄怒道:“你太小看我了!我且是这种无信之人?”王冰凌又一羞涩低头道:“也罢,如今我们金凤门已经成了江湖众矢之的,玄冰之刃在此反而不安全。”说罢她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见四周寂静漆黑的夜空,又望望秦影枫轻声道:“秦公子,此刻出去对你已不是难事。望你记住我们的约定。你慢走了。”秦影枫点点头抱手还礼便起身离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包括了都市、言情、娱乐、种田、重生等小说类型。本次小编为大家收集了现代言情小说大全,让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的看官们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每个人心中都一个关于武侠的江湖梦!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说里面的江湖侠客一般,仗剑走天涯,笑看江湖风云际会,老铁文学网,用文字带您走进一个武侠的世界!

查看更多>
  • 魂战隋唐
    魂战隋唐

    仙侠 / 秦琼,灵侠

    2018/10/21 | 5 人已阅

    评分:5.0

  • 龙跃天尊
    龙跃天尊

    短篇 / 仇天宇,莲雅

    2018/10/21 | 6 人已阅

    评分:5.0

  • 魔道
    魔道

    短篇 / 陆渐离,叶晓娆

    2018/10/21 | 6 人已阅

    评分:5.0

  • 神战江湖
    神战江湖

    短篇 / 叶秋,莫惜月

    2018/10/21 | 6 人已阅

    评分:5.0

  • 三国之捣乱天下
    三国之捣乱天下

    都市 / 程闵,阿丑

    2018/10/21 | 4 人已阅

    评分:5.0

  • 傲世灭尊
    傲世灭尊

    玄幻 / 林进,王灵

    2018/10/21 | 5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