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六界书·淮岚记

六界书·淮岚记

六界书·淮岚记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09-27 16:07

评语:六界书·淮岚记是一本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文笔情节俱佳的一本言情小说文,讲述了女主角和男主角之间相爱相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大力值得推荐

标签: 修仙小说
主角颜淮,岚书六界书·淮岚记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仙侠小说,主要讲述了岚书是个路痴,出门溜个弯,把自己溜没了就算了,还把心溜丢了。传说中高冷孤僻的颜淮上神好不容易愿意踏出上清宫,出门找老友下个棋,喝个茶,谈谈人生,不但被秀了一脸恩爱,回程的路上还捡了个丫鬟。一句话简介:风华绝代的颜淮上神捡了个路痴媳妇儿。

精彩章节

白烟袅袅的温泉池里,一人背对她而坐,腰部以上的部位皆暴露在空气中,肌肉紧致的腰身,宽厚结实的臂膀,以及那修长的脖颈,着实诱人。

但是,堂堂一上神,抛下客人,独自一人来这里泡温泉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她呢,也忒不够意思了吧!

这会儿的岚书很显然是忘记了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来的上清宫了。

似黎明时笼罩山林云烟般的雾气氤氲散开,萦绕水中人,他似乎是静靠在岩壁上很久,周身都没有漾开一圈水纹。岚书悄悄挪了个位置,正巧能看见他的侧脸,他双眼微阖,月儿投落的斑驳光影返照在脸上,轮廓也显得柔和了些,静如水墨画,人如画中仙。

唔,怎么感觉鼻子湿热湿热的,岚书伸手摸了摸鼻子,只见手上殷红一片,原来是血啊!这也太丢人了吧!

颜淮忽然睁开眼,水中的光影已入眼中,他缓缓抬头,视线定在岚书那边:“看够了?”

岚书一抖,险些把自己甩出去,好在她拽住了一样东西,只是这东西怎么感觉越来越松了?她低头一看,自己拽着的居然是一团嫩草,然而等不及她反应,整个身子已经朝温泉里坠去。

霎时间,水中激起一层浪花。

诶,怎么一点疼都没有?而且身下还软趴趴的。

岚书正纳闷的伸手摁了摁,还没得出结论,颜淮略微痛苦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还不起来。”

“啊?”岚书直起身子,圆润的脸上挂着明晃晃的不解。

颜淮:“你压着我的腿了。”

闻言,岚书立即跳了下去,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颜淮伸手去勾衣服,对着眼前衣衫尽湿,春光乍泄的某人从头顶兜下一件外袍:“你来这里做什么?”

岚书默默道:“我、我路过,”

“那你现在可以原路返回了!”

“哦,,,,”岚书缓缓起身,走了两步不慎被池中的什么东西绊倒,朝颜淮扑了过去。

嘶,他的胸肌好硬啊!

岚书不禁多摸了两下,颜淮瞬间吸了口气,强忍着不适:“摸够了?还不下去,”

岚书小脸一红,脑袋往旁边一扭,正准备从他身上爬下来,却见月牙门旁的菩提树一阵大动,紧接着出现了桐陵那畏首畏尾的身影,看清他两的神态,桐陵仙官猛然一僵,半晌之后才作恍然大悟状:“原来淑澜姑娘来找神尊了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说完就转身撤退,但是显然有人的动作比他还快。

岚书此刻真的要哭了,她索性抓了一件颜淮的衣裳胡乱裹在自己身上,不顾桐陵好奇的目光,一阵风似得跑了,带起的微风拂开了菩提树上的繁花。

撞见了自家上神和未来帝后的好事,这可怎么破?要是上神将他沉池灭口,那又该怎么办?淑澜姑娘,救命啊!

桐陵自知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有自救。

他委屈的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颜淮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身影,嘴角微勾,思绪丝毫不在桐陵身上。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刚刚他手放的位置,好柔软啊!貌似是、她的腰吧!

见半天没有回响,桐陵偷偷的朝颜淮望去,见自家上神笑的春风满面,怕是顾不上自己了吧。

于是乎,桐陵蹑手蹑脚的窜了出去。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察觉。

昭华殿

岚书宛如一阵风似的刮进了殿中,沉重的木门被风猛的带上,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颜淮身上独有的菩提花香萦绕鼻间,她捂着胸口坐在梳妆镜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感受着心脏猛烈的跳动。

唔,好丢人啊!

她透过镜面,看着镜中的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镜子里这个头发凌乱,簪子歪斜,脸颊泛红的人是谁?嗯,一定不是她自己。

身上那原本的青衫薄纱如今紧紧的贴在身上,凸出那玲珑有致的身躯,她突然有些难为情,难道她刚才就是这样一副模样出现在颜淮上神面前的,那他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啊啊啊!岚书,你怎么可以这么蠢。

怪不得花翎老是戳着她的脑门说她:岚书啊!我是该说你蠢呢,还是说你心真大,蠢的可爱啊!

岚书突然感觉自己的脑门隐隐作痛,果然是被戳出后遗症了啊!

岚书揉了揉发烫的脸,自己给自己催眠。

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嗯!就是这样。

果然,在自欺欺人的方式下,岚书很快的平静了下来。

“阿嚏!”一个大大的喷嚏出现在寂静的房间里,唔,这种天也能感冒,也是没sei了。

第二天,清晨

颜淮一出殿门,就听见了桐陵的大嗓门在院子里大呼小叫。

“诶,淑澜,你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这么好吃,快教教我!”

桐陵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糖油粑粑,竖起来个大拇指给她点赞,表示好吃!岚书做的糖油粑粑甜而不腻,十分酥软,很合桐陵的胃口,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岚书在心底翻了翻白眼,想当初她可是浪费了十斤白粉才做出了这甜而不腻的糖油粑粑,能不好吃吗?

她第一次吃糖油粑粑,是花翎从凡间带回来的,毕竟自己的路痴症状已经无药可救,哥哥们都不让她单独出门,所以许多事情,她都是通过花翎才了解到的.

“这个啊!要看个人天赋的!你觉得你有这个天分?”岚书一脸嘚瑟的看着他。

突然,一道水蓝色的袖子划过她的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袖袍里伸出,从青釉的瓷盘里拈了一块糖油粑粑,放入口中。

“味道还不错,看不出来你路痴的境界之高,厨艺还能和它成正比!”颜淮眼角含笑的打趣岚书。

桐陵在一旁偷笑,肩膀一耸一耸的,看不出来上神还有这样的一面。

岚书听到他用路痴的事情来说自己,小脸涨的通红:“厨艺和路痴能扯上什么关系,我就路痴怎么了,你咬我啊!”路痴是她的错吗?厨艺好是她的错吗?哼!

岚书自顾自的暗地里哼哼,颜淮看着她这两鼻孔都要昂到天上去了,不由心底一声嗤笑。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原本还担心她会因为昨晚的事情觉得尴尬,如今看来这丫头明显心挺宽的嘛!

“咬你?本尊还没有饿到饥不择食的地步!”颜淮上神看着她,眸光璀璨。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高兴的样子,自己就忍不住想要和她斗嘴,打击她,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就觉得很有趣。

难道是这段日子整天和桐陵两两相对,产生乏味了?

颜淮在心底如是想,看来将这来路不明的丫头带回来,还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嘛!

岚书看他当着桐陵仙官的面这样讥讽自己,瞪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不过你!走还不成吗?

桐陵仙官看的傻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给颜淮上神甩脸子啊!不过……上神,您笑的那么开心是闹哪样?

“上神?您不去追回淑澜姑娘吗?”桐陵弱弱的问一句。

颜淮敛了敛笑意,一本正经到:“追?为什么要追!”

桐陵仙官睁大了眼睛,解释:“话本子上说,女孩子若是生气了,男孩子是要哄的,不然她就跟别人跑了。”

颜淮似懂非懂:“所以你的意思是,她生气了?”

桐陵:“……”神尊,您能不能抓重点!

“神尊,重点是您再不去把淑澜姑娘追回来,她就会被别人追跑了。”

哎呦我去,愁死宝宝了!

颜淮恍然大悟,“所以,她跟别人跑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桐陵仙官感觉自己要吐血了:“淑澜姑娘是个路痴,若是被坏人拐走了,那不得骨头都不剩?神尊您就真的放心吗?”

“在上清宫,还有谁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将人拐走?”

“神尊,难道您没看见淑澜姑娘走的方向是宫门吗?”桐陵仙官好心的提醒道。

颜淮一听,瞪了桐陵一眼,道:“怎么不早说。”然后急匆匆的往宫门外走去。

桐陵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上神啊,我早就告诉你要去追了啊!”

岚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出了上清宫,她明明走的就是去昭华殿的方向啊!

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她无比惆怅,是的,她又迷路了!

该死的颜淮,他就不怕她被坏人抓走吗?想到颜淮对她的讽刺,岚书很想奋起一把,自己找到回上清宫的路,若不是她找不到回琼山的路,又不想那么早回琼山,她才不要寄人篱下呢!

岚书的行动速度向来很快,一旦做了决定,就不计后果,她驾着祥云到处乱撞,却越走越偏,不知道此刻颜淮正在四处寻她。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落脚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头。岚书环顾了下四周,光秃秃的一片,感慨道:真是寸草不生啊!正准备转身驾云离开,一道带着致命的凌厉掌风从她身后袭来。

糟糕,身后有人!

岚书玉指一屈,快速接住从袖口滑落的九曲玉箫,凝聚仙力从指尖流出传至玉箫之上,转身朝前一挥,将它化解,但是身体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剩余的掌风逼至往后退了数米,风刮过耳际,削落她一缕黑发。

岚书双眼一眯,眸子里皆是防备,此人功力在她之上,若不是刚刚反应的及时,怕是掉的就不是头发了。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岚书神色警惕,敛去了平日里的漫不经心。

来者是一袭墨衫,半头银发的男子,样貌俊俏,风度翩翩,未曾想在这一副好面相之下有一颗阴狠毒辣的心。

“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还能看见一只九彩灵凤,也不枉本君在此等候多时了。”

苏叶轻甩广袖,一双丹凤眼邪邪的盯着岚书,唯恐她逃跑。

岚书闻言,甚是惊奇,她已经将自己的气息掩盖的很严实了,连颜淮都没有发现,他是怎么看出来她是九彩灵凤的。

“呵,阁下怕是眼花了吧!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灵凤,本公主久居扶摇山,倒不知道比翼鸟还能变异成凤凰?”

岚书明知故问的陪着苏叶打哈哈,有意混淆他的思绪。

苏叶见状,更是笑的肆无忌惮,“小姑娘,今天不管你是灵凤,还是比翼鸟,本君势必要把你抓回去,除非你能将般酋找来救你。”

苏叶也不跟她多啰嗦,秉持着宁可错抓也不能放过的想法,直接祭出锟锋剑朝岚书刺去。

通体浑蓝的锟锋剑一祭出,一道蓝色的剑光闪的岚书眼疼,险些睁不开,那把剑好似她和它有一道不为人知的渊源,在无形之中让她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感。更让她惊讶的是消失的数千年的上古仙剑洗墨锟锋,怎么会在一个妖君的手上,而且看起来他运用自如,仿佛天生那就是他的配件。

在岚书晃神的片刻里,苏叶的剑尖直达岚书的面门,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片树叶夹杂着浑厚的仙力直接阻挡了苏叶的锟锋剑,让岚书有了一时的反击时间。

岚书在袖中取出白绫,覆于眼上,手腕轻转,将当成手镯戴在手腕上的涅琴剑唤醒,连串的举动一气呵成。

多年以来,岚书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就是下厨和打架。在琼山这三百多年里无架可打,她多少又些寂寞,好不容易碰上对手,心底多少有些激动。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修仙小说
修仙小说
修仙小说

老铁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修仙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修仙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