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剑侠丽影

剑侠丽影

剑侠丽影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06 00:12

评语: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可事实上他心怀天下一心想行大道。

由陈剑仙创作的武侠小说《剑侠丽影》,主角是无名草,宋婉儿小说讲述了万多年前,两柄神奇的刀剑在原始人的炼制之下横空出世,引发了一段历经数万年的惊世爱情。直至乱世江湖,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被恶人收养成为杀人工具的无名草,却是天性善良,受尽坎坷曲折,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与多名女子结下情缘,最终解开身世之谜,改邪归正,替天行道,成为拯救天下苍生的大英雄……

精彩章节

段正雄与欧阳一剑是十几年的师兄弟,情深意重,只是他们师傅一直偏袒段正雄,还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他,一直怀恨在心,早就想越俎代庖了。段正雄又问道:“师弟,不是有要事相告吗?快快道来。”此刻他也有些焦虑不安了。

欧阳一剑的眼神中露出一股冰冷的杀气,斜视了身后三人一眼,再面朝段正雄,故意挡住他的视线,道:“师兄,黑风三煞他们……”段正雄瞪大双眼,道:“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一剑身后三人立刻冲上前来带头的那个身强体壮,左手持剑,狂吼道:“这事情就是,我张三霸已经来到了你段正雄的跟前,现在便要将你大卸八块,哈哈哈哈哈!段正雄,你没想到吧,你去死吧!”说罢三人一齐扔掉了头上的斗笠,果然是黑风三煞!张三霸举起利剑,还没等段正雄转过身,便狠狠地一剑捅入了段正雄的包扎之处,鲜血直喷。

段正雄“啊”的一声惨叫,生不如死,双目大睁,怒视着心狠手辣的欧阳一剑,凄然道:“师弟,没想到你竟然出卖我?出卖天山派?啊……”三个对段正雄恨入骨髓的恶徒在其血肉之躯上连捅了数十剑,使其穿胸裂骨,血肉模糊,命丧黄泉。黑风三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因报仇心切。

欧阳一剑并不觉得这很残忍,死人的事见惯不惊,大不了将他的尸体风光大葬,阴阴一笑,道:“哈哈哈……师兄,很难受吧?是,我是出卖了你,可我也有苦衷啊!这天山派掌门之位本来就该是我的,你凭什么跟我抢?看看你把天山派搞成什么样了?与世隔绝,每况愈下,以前的宏图伟略都他妈因为你而停滞不前,你配做掌门吗?从小到大师父就是那么偏心,论武功学识,我哪里比你差?是,我是狼子野心,但是如果没有野心,我们迟早会灭亡的!现在好了,你死了,而且死于黑风三煞之手,我这招借刀杀人够毒吧?这掌门之位就名正言顺的归我了,哈哈哈哈哈……”

张三霸目露凶光,道:“段正雄,你杀我三弟,断我手臂,此仇不报我岂会甘心?被人出卖的滋味很不好受吧?而且是你最信任的人,我们和他做了笔交易,只要能杀了你,我可以不顾一切,而他为的就是这掌门之位,哈哈哈哈!”

四张丑恶之极的面孔直盯着死不瞑目的段正雄,三煞还不求知足地在他身上乱砍着。

欧阳一剑有些不耐烦了,忙拉开三人,道:“他已经死了,不要再砍了,收手吧!”欧阳一剑从段正雄枕头底下拿出掌门令牌,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奸笑道:“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要做掌门了!”转眼看三煞没注意,见机行事,“嗤”的一声,他拔出剑来,跑到门口,狠狠地往自己的腹部捅了一剑,鲜红的血直喷出来,叫他痛楚万分。欧阳一剑绷紧了脸,将血水抹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推开门,装成一副可怜样,大吼道:“快来人啊,掌门遇害了!”

原来狡猾的欧阳一剑用的是一石三鸟之计,他与三煞协定计划,引狼入室杀了段正雄,再施苦肉计将所有的罪行全部栽到三煞的头上,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而且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即便三煞说出真相,也没有人相信他们。

黑风三煞也料到会有此遭,但为了报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柳一花骂道:“你这个畜生!”说罢三人正欲动手,而去厨房熬粥的肖玉蝶也正好赶了过来,背着小孩,端着热腾腾的粥,听到欧阳一剑的话,彷如晴天霹雳,心头一震,“哐当”一声,整碗粥落在了地上。她背上的孩子段晓锋被吓哭了,哇哇大叫,眼神充满了恐惧。

肖玉蝶拔出腰间长剑,怒吼道:“凶手在哪儿?快滚出来!”还没等她冲进房间,那扇木门便“砰”的一声给一道气焰震得粉碎。欧阳一剑失魂落魄地捂着伤口,冲到她面前,微颤道:“掌门夫人,是黑风三煞他们来了!”当肖玉蝶看到床上躺着的是一具快要四分五裂的尸体的时候,不仅悲痛欲绝,泪流满面,尖叫一声:“相公!”她极度愤怒的望着黑方三煞,似乎要与他们玉石俱焚。

柳一花开始有些紧张了,毕竟天山派人多势众,高手如云。她问道:“大哥,大敌当前,我们该怎么办?”银剑光冷冷道:“一定要杀了欧阳一剑那个杂种!”

张三霸心高气傲,道:“怕什么?大不了我们今天把天山给踏平了!”三人举起手中利剑,破窗而出,面不改色地望着周边重重包围的天山弟子,看来今天又要大开杀戒了。

欧阳一剑先走为上,冲入了人群之中,躲到了一个安全地带。而银剑光却是指望着怒气勃发的肖玉蝶流口水,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色心又起,尖叫道:“大哥,二姐,那段正雄的夫人就交给我吧!瞧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我的心都已经被他勾走了,哈哈哈……”

肖玉蝶仇视着心怀不轨的银剑光,提了提背上的段晓锋,飞身舞剑,与银剑光大战起来。“当当……”二人在走廊间晃来晃去,剑气不时地穿破门窗,旁边的石柱转眼间也留下了无数剑痕。两剑摩擦在了一起,火花四溅。二人对立相视,银剑光阴阴一笑,左手摸了一下头顶那像坨屎一样的头发,看来他是胜券在握了,尖声道:“小娘子,武功不错嘛!剑法实在高明,搞得我手忙脚乱,只是力度还差了一点。”说罢他便横剑向上一抽,“当”,他的剑挑开了肖玉蝶的剑,自己再向前转身一斜,左手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无耻地摸了一下,收手之后还闻了闻,感觉十分享受,放浪不羁。

肖玉蝶简直怒不可遏,立刻踢脚,在石柱上连蹬几下,跃过银剑光的头顶,狠狠地踢在他头上,连续七八次,“夺命鸳鸯腿”,踢得银剑光的头是青一块紫一块,肿了几个包,立起的黄发被踢扁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双手按住的石板都开了口。肖玉蝶骂道:“无耻之徒!”

银剑光疼痛难忍,从地上爬了起来,阴阳怪气的叫了几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对肖玉蝶是破口大骂:“臭娘们儿,你他妈来真的?好你个泼妇,老子对你不客气了!”说罢舌头一甩,使出十层内力向肖玉蝶冲了过去。肖玉蝶冷静应战,剑光掠影,劈碎了几个大花盆,烟尘滚滚,战斗甚是激烈,让人不敢靠近。而她背上的孩子也似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动不动,幸亏母亲隔挡到位,竟没让他受半点伤害。时间紧迫,肖玉蝶也来不及放下孩子,一心只想杀了这帮恶徒。

而张三霸此刻却被十五名天山一等剑客围得水泄不通,十五人齐吼道:“天山剑阵!”说罢利剑前后夹击,左右相攻,使得张三霸腹背受敌,难以破阵。正当张三霸将要弹剑飞身,脱离险境的一刹那,头顶又被七名剑客的利剑罩住,寒光闪闪,咄咄逼人。七名剑客大吼道:“天罗地网,万剑齐发!”张三霸是擅长用斧头的,现在这变幻无穷的剑阵搞得他是头晕脑胀,目昏眼花,他一怒之下,喝道:“我管你什么网,啊!”说罢浑身一旋,利剑绕过脚跟,双腿倒翻向上猛踢,似电光石火,快速无比。头顶七名剑客顺势收剑,齐道:“斗转星移!”说罢他们故意做出一副将要攻击张三霸的假象,迷惑了他的双眼,实际上是声东击西,让他防不胜防。地面八名剑客飞过头顶七名剑客,排着顺序在张三霸的上、中、下三路猛力划过,利剑在他的身上留下数道伤口,而他的注意力却还在那七名剑客身上。片刻之后,张三霸回过神来,眼看自己遍体鳞伤,隐隐作痛,不禁勃然大怒,看来要发狠了。

张三霸目露凶光,扔掉了手中的利剑,强忍疼痛,道:“蛊惑人心的雕虫小技,让你们尝尝真正的神功的厉害!‘玄阴真功’!”他伸出左掌,单掌运气,“砰砰”一掌打出,掌心之间一团闪着电光的阴毒之气一下子笼罩了这十五名剑客。剑客们一阵惨叫,穿肠破肚,被强大的气流震得四分五裂,鲜血染红了天空,无一幸免。围墙旁的八口大水缸同时也炸裂开来,水柱喷湿了数十名剑客的衣服。张三霸收掌望向众人,邪恶的眼神让周围的剑客都望而却步。

而柳一花妩媚一笑,一剑刺入了一名弟子的胸膛,将剑向一根石柱射去,连人带剑,给插在了石柱的半中央,石穿肉烂,剑客一命呜呼。又两名剑客见她如此凶残,立刻举剑上前,柳一花斜视一眼,伸出双爪,“幽灵血爪”,在那两名剑客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双爪便已插入了他们的后脑勺。柳一花眨眼一闪,只见两名剑客的前额喷出一股血水,利剑落在了地上,两眼翻白,命丧黄泉。“幽灵血爪”果真是恶毒之极,她忽听到肖玉蝶背上孩子的哭声,立刻飞身上前,奸笑道:“哈哈哈……小乖乖,我来了,别哭了!”她那血还未干的双手,伸向了不知所措的段晓锋。

欧阳一剑大惊失色,忙吼道:“快保护夫人,快保护夫人啊!”而他却急忙挥手,两名剑客将他扶进了大堂。欧阳一剑就这么逃之夭夭了,他的阴谋就要得逞了。

张三霸怒视着远去的欧阳一剑,骂道:“混蛋,别走!”说罢他便欲追上前去,但天山派人多势众,眨眼之间又围上了四十几名剑客,个个披肝沥胆,视死如归。可张三霸却一拳一个,两脚四双,那些人的剑简直不堪一击,“咔嚓”一声便给折成两段。而剑客被击中者,不是被折断了腰,就是碎了头,凶残之极,死相恐怖,扣人心弦,天山派此次恐怕是劫数难逃了。大战还在持续,乌烟瘴气,搞得昏天黑地。

此刻柳一花从肖玉蝶背后,一抓扯下了小孩。只见段晓峰泪水横溢,眼眶微红,痛哭失声,伤心难受,楚楚可怜。凡是常人见了他的样子,恐怕都于心不忍,只会轻轻地拭去他的眼泪,细心地呵护他,不让他收丝毫伤害。而柳一花刚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也是一怔,好乖巧的孩子。可像她这种绝情绝意的恶妇岂会心慈手软?正欲使出血爪,肖玉蝶一剑挑开她的双手,孩子飞了起来,肖又抢回了孩子,怒斥道:“你还我孩子!毒妇,你连这可怜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难道你没有过年少无知,脆弱无力的幼儿时期吗?你知不知道做母亲的感受?这样对待孩子,简直丧尽天良!你也是女人,难道一点仁慈之心都没有吗?毒妇!”

柳一花被骂的哑口无声,她是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了。

肖玉蝶正欲动手,背后的银剑光一脚扫飞了六名天山弟子,乘虚而入,一剑刺穿了肖玉蝶的腹部,血染红了剑刃。肖玉蝶“啊”的一声惊叫,张开了嘴,一口鲜血喷在了柳一花的脸上。肖玉蝶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手里的剑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她使出了最后的一点力气,道:“对不起,儿啊,娘不能……不能保护你了!”

见肖玉蝶将要倒地,柳一花又抢过孩子,她看着肖玉蝶那张凄惨的面孔,血珠从自己的脸上滚落到了孩子的脸上,再看看怀中天使般的孩子,她的心都碎了,没有再下狠手。肖玉蝶倒在了地上,就这么悲惨的离开了人世。

银剑光贼眉鼠目地看着柳一花,问道:“怎么,二姐,难道你心软了,下不了手?”举起手中利剑,想要动手。

柳一花将孩子捆在了背上,瞅了一眼银剑光,道:“留着他,对我们有用,待会要是冲不出去,可拿他做人质。”说罢她一爪扫过两名刺上来的天山剑客,翻身跃到了张三霸的跟前,银剑光也飞身来到此地,三人站作一排,齐心协力,一致对敌。地上横尸满目,血如泉涌。

围在三煞跟前的数十名天山弟子再次出剑,正欲群起而攻之,忽听得大殿之外千里传音,回天响地:“你们三个混账东西,杀了我的女儿女婿,实在死不足惜。老夫轻功盖世,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一步!”说毕一个道士装扮的青衣老人跃过围墙,穿过几座房子,定身立在大殿的顶端。此人满脸胡须,额间布满皱纹,头发花白,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青色的鼻子。此人正是肖玉蝶的父亲,人称“青鼻真人”的肖青山,他修炼的“飘渺神掌”,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独门绝学。

天山弟子立刻让出大道,齐道:“拜见‘青鼻真人’!请您一定为我们主持公道啊!”肖青山举起双掌,一阵狂舞,腾飞而起,朝着三煞连掌打出,快若电光石火,他同时大声道:“黑风三煞你们作恶多端,今日我青鼻真人定要为死去的亡魂报仇雪恨,今日就让你们尝尝我‘飘渺神掌’的厉害!““砰砰砰……”数十道若隐若现的光束从肖青山的双掌发出,狂轰滥炸,直逼三煞。张三霸心惊肉跳,道:“快闪开!”当三人飞身而起之时,地面已是沙石满天,烟硝滚滚,让人目不暇接,分不清东南西北。

三煞身后不远立着一座高耸的石雕,是一柄三丈之高的巨剑,足有腰粗。张三霸冲上前去,伸出左臂,“隆隆”一阵巨响,巨剑被他从石缝中连根拔起,运足了十层内力,道:“‘青鼻真人’练功走火入魔我早有耳闻,今日有我张三霸在此,鹿死谁手,还是一个未知数!今天我就灭了你天山派,杀光你们这些不怕死的傻逼!”说罢他将十几吨重的巨剑从直立卷为横摆,席卷着狂风插向了肖青山,气冲霄汉。

肖青山看到张三霸掌心之间冒着一团阴毒之气,惊叹道:“‘玄阴真功’?!”张三霸狂笑道:“你没想到吧?你以为老子会怕你?”肖青山拼尽全力,以双掌接住巨剑,“砰!”剑柱之上卷着层层巨浪,“咔咔”的一阵响声之后,张三霸的双脚被震得踏入了石板之内,足有一尺之深。肖青山居高临下,略占上风。

柳一花与银剑光见势不妙,银剑光一声大吼:“大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柳一花则抱起小孩挡住周围的天山剑客,威胁道:“谁敢靠近,我就杀了他!”

银剑光与张三霸合二人之力,将巨剑直推向了肖青山。强大的气流席卷着层层沙石,使得三丈之外的人不敢靠近。

肖青山顿时面红耳赤,张大了嘴惊叫一声“啊!”他被逼的节节后退,一直被二人推入了大堂之内,门前两边的墙都被震塌,轰隆巨响,烟尘四起。肖青山被一直推到了天山派开山老祖的石像上,石像烈炸开来,他已无可奈何,竟被巨剑的剑刃磨断了双腿,一分为二!肖青山口喷鲜血,身负重伤,大声尖叫,疼痛难忍。

巨剑也给三人合一的力量震为碎块,柳一花背上的孩子也给余力震晕过去,脑袋搭在柳的肩膀上,样子可爱至极。

张三霸狂笑起来,肖青山双手捂着断裂的腿,撕心裂肺地哀叫着,连忙点穴止血,但还是止不住伤痛。张三霸得意的看着肖青山,道:“臭老头儿,你也不过如此嘛!坏我好事,你去死吧!”

张三霸正欲动手,眼前方圆三丈之内突然冒起了几股乳白色的烟云,柳一花忙叫道:“此烟有毒!”三人立刻退出大堂,一名紫衫蒙面女子从烟云之中扶起肖青山,叫了一声:“师兄!”眨眼之间射出大堂,冲着黑风三煞怒骂道:“三个狗贼,尝尝我毒仙子的‘仙人掌’!”此“仙人掌”非彼仙人掌,是武林中出类拔萃的独门暗器高手毒仙子,她一掌撒下密密麻麻的尖针利刺,笼罩住了三煞。

三煞迅速散开,尖针利刺扎了一地,毒仙子见肖青山血流不止,立刻飞身离去,似一缕青烟。而张三霸也因刚才用力过猛,突然旧伤复发,右臂包扎之处渗出血来。转眼间他们身前又围上来一百余名天山弟子,其中几人冷冷的道:“这下你们插翅难飞了!”柳一花见形势不妙,对张三霸道:“大哥,我们不能再缠斗下去了,否则精疲力竭,危及性命啊!”柳一花与银剑光目露凶光,吓得众天山剑客不敢轻举妄动。

“嗯!”张三霸明智地点点头,三人腾身而起,随风乱舞,吓得众弟子胡蹦乱跳。他们从数百人的头顶一掠而过,消失在了山崖边的几棵大树之间,无影无踪。

“穷寇莫追,天山派伤势惨重,掌门遇害,事关重大,我们一定要众志成城,不能再让敌人乘虚而入!”话虽如此,但他们是发自肺腑,还是贪生怕死那就很难说了。

而欧阳一剑此刻疗过伤之后,却独自一人待在内务室,他居然换上了掌门的衣服,戴上了掌门的头饰,手里还握着掌门的令牌,眉开眼笑,得意忘形。当上这个掌门,那可是用无数条性命换来的,是他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出卖了段正雄,出卖了天山派,也出卖了自己,而他却毫无悔过之意。

黑风三煞片刻之后便又回到了天山下的那座城市,闯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柳一花扶着张三霸走入一座茅庐,银剑光则推着吴文化的尸体和三人的兵器,也赶了过来。

银剑光得意的冲着僵硬的吴文化道:“三哥,你就放心去吧,我们已经为你报仇了!”

疲惫不堪的柳一花蹲着身子为伤痕累累的张三霸包扎了伤口,关心的道:“大哥,你身上的伤口都不算太深,还好未伤及肺腑,并无大碍,调养一段时间就可痊愈。”

张三霸靠在一根柱子上,气喘吁吁,三弟大仇得报,他也就心安理得了,不过大仇虽报,却又添新恨,对欧阳一剑是恨之入骨了,他说道:“我一定饶不了欧阳一剑那杂种!”

柳一花坐在了一张破床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接下背后早已不省人事的小孩,将其小心的放在了床上,忽见其肩膀上竟有一块形状奇特的胎记,那胎记就像是一颗龙头!柳一花惊叫道:“真是世间罕有啊,这孩子的肩膀上居然长出一块和龙头相似的胎记,难不成是真龙天子?将来一定大有作为!可怜的孩子,你可别死了啊,你是老娘不杀的第一个孩子,从今往后,我柳一花可就是你的娘了,今后一定好好栽培你,老娘若是把你带大成人,将来可要好好报答我。”

张三霸大吃一惊,笑道:“二妹,你也有心软下不了手的时候啊?今日我们在天山派杀人如麻,心里头可是痛快了,你也毫不留情,这孩子是谁啊?能让二妹这样的毒妇手下留情?”柳一花轻轻地抚摸着段晓锋的头,爱不释手。

此刻银剑光拿着斧、爪、钳走了进来,将斧头递给了张三霸,利爪扔向柳一花,冷冷地道:“那孩子是段正雄的孽种,刚才二姐拿他做人质,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可二姐将他留下来,我就不知道她又有什么企图了。”

柳一花接过利爪,正用湿布给小孩擦拭脸上的血,自己也往脸上擦了擦,望着银剑光不说话,心里有些不爽。

张三霸怒道:“二妹,这是真的吗?我恨不得将他段正雄家所有的人碎尸万段,你居然把他的狗杂种留在身边?二妹,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们四个跋山涉水,不远千里来到中原,为的是夺得天下,报复武林,可是没想到天外有天,是我低估他们了。你留下这杂种岂不是养虎遗患?”

柳一花心里真的不舍得伤害这天使般可爱的孩子,也许这就是名门之后与生俱来的灵性。她忙解释道:“大哥,你别动怒,你听我说,这孩子确实与众不同,单是看他肩上龙头形状的胎记就知道他是万中无一,将来是可造之材啊,对我们大有好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他一定是个武学奇才,为我们所用这不是如虎添翼吗?欧阳一剑卑鄙阴险,竟敢戏弄我们,我们也可以利用这小孩,以牙还牙,揭穿他的无耻行径,要他名誉扫地,成为一个流浪街头的丧家之犬!就说欧阳一剑是这孩子的杀家仇人,让这孩子帮我们对付天山派!我们拿下天山派,再养精蓄锐,入土中原,称霸武林!”

张三霸得意地笑了起来,眼神中有种强烈的欲望,他抽了一下斧头,道:“那样当然再好不过了,但只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万一这孩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枉费心机?更有可能会被他反咬一口……”

银剑光闷闷不乐地道:“怎么不是个女的啊?将来长大了也可以让我爽一下,哎,真可惜呀!”他将一根稻草含在嘴里,满脸的不快,眼睛还时不时移到柳一花半露的大腿上。

柳一花目光如炬,瞪了银剑光一眼,道:“色狼!”然后她又把孩子抱在了怀里,接着道:“这孩子这么小,他是一无所知。我们就把他说成是老三的孩子,名字就叫吴……”她看到银剑光嘴里的稻草,突发奇想,道:“就叫无名草吧!老三也姓吴,我们就说老三夫妻俩被欧阳一剑所杀,只因我们敌不过天山派,只好舍命将孩子救走,他肯定会深信不疑。到时候大哥就是他大伯,我就是他二娘,老四就是他四叔,他对我们惟命是从,纵然是让他去死他也会奋不顾身!他也就顶替了老三的位子,成了我们的一员。大哥,四弟,那时他只会找欧阳一剑报仇,这样一来有了一个为我们出生入死的人,岂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她甜甜一笑,吻了一下段晓锋的额头,看来是真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了。

银剑光阴阴一笑,道:“最可怕的人,就是不要命的人,大哥,此乃妙计啊!这小子非比寻常,是个练武的料子,只是等到他长大成人,学得一身好本事为我们办事之时,那已是何年何月了啊?二姐,这样子恐怕不妥吧?”

张三霸冷冷地道:“也不是不可,此次我张三霸右臂已断,况且身负重伤,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的神功尚未练成。要等伤势恢复,练成神功,恐怕还得花个十年八年的,要想拿下中原,招揽人才也是非常必要的。不过这孩子的衣食起居,我可不管。他的父亲乃一代宗师,相信他也必定是个练武奇才,将来一定派的上用场。”张三霸目空一切,对人世只有仇恨,对这孩子虽手下留情,但对他的生活却漠不关心。

“嗯,大哥你就放心吧!”柳一花点了点头,见孩子睁开了眼睛,不禁喜上眉梢,笑道:“他的眼睛好大,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小子!”只见他的眼神仍然处于恐慌之中。

银剑光站起身来,拿起钳子,道:“大哥,二姐,你们都饿了吧?我去弄些吃的来,顺便搞些衣服银两。”

“快去快回!”张三霸说道,银剑光伸出右手整理了一下头顶那块像坨屎一样的头发,点了点头,挥了挥大钳,昂首阔步地前去奸淫掳掠了。柳一花抱着可爱的孩子挥来挥去,嘴里叽咕着什么,逗得他哈哈大笑,自己也不亦乐乎。

此刻银剑光突然又从外面退了进来,愁眉苦脸地望向张三霸。张三霸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天山派的人来了?”

门口又走进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人,清风吹拂,长发直飘,英姿飒爽,正气凛然,原来是九龙城前任城主端木正道。

张三霸的心又一次沉重起来,他认识端木正道,曾经还交过手,自知不是其对手,急道:“九龙城主端木正道?!”

“不好,快走!”话刚说完,端木正道骂道:“你们几个畜生,杀了整条街一百多条人命,我端木正道今日遇见,又岂会袖手旁观?不除掉你们几个,简直后患无穷!”只见他的双掌似蛇舞龙飞般挥动,双掌之间冒出一团闪动的光球,“万象归一大法”!“轰隆”一声巨响,柳一花抱起孩子想跑,银剑光也瞪大了双眼,欲寻机逃生,但都已来不及了。

光球分散开来,数条流动的光焰在草庐之内交织盘旋,犹如咆哮的猛龙,整座草庐化为乌有,三大恶人惊叫着连同小孩被震飞百丈之远,幸亏柳一花保护及时,才让孩子幸免于难。“快走!”他们虽然伤上加伤,但为了逃命,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身草屑,也顾不上打理,承受着剧痛,转身提过兵器,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端木正道没想这么轻而易举的一掌便打得几个恶人落荒而逃,心里已经明白,他们必是受到天山派的阻击,受了重伤,不然不会败得这么惨。他不会乘人之危,虽然是几个恶人,但是自己也不想再多添麻烦,逃跑了也就罢了,毕竟现在的重心不是为民除害,这早就与自己无关了。于是飞身朝着城外的密林深处飞去,风驰电掣,快速无比。

黑风三煞此次中了“万象归一大法”,雪上加霜,连走路都东倒西歪。三煞捂着伤痛之处,约摸一个时辰之后,便来到了群山围绕的紫烟山上,山上有间猎人居住的小房子,他们便进了屋子。柳一花忍痛也要保护好孩子,还好他安然无恙,怜惜的抱着满脸泥土的孩子,这时他又一次昏晕过去。

紫烟山高耸入云,小房子处于山顶的边缘,从窗口可以看到,紫烟山风景秀丽,迷人心扉。白雾银霜,紫烟青霞;孤峰独石,繁花盛木;青鸟蝴蝶,斜流飞瀑,真是美不胜收。小房子处在清晰可见的紫烟山之巅,让人顿觉一览众山小,心中大是愉悦。然而谁要是在山脚,却是抬头不见山何处,只缘身在此山中,紫烟山真是一处天下少有的人间仙境。

小房子前有一口水池,以供使用,檐下还堆着大堆木柴。房子内只有两室一厅一厨,茅房在外面,倒都干干净净,尘土未染。厨房与内柴米油盐样样具备,还挂着许多野兽的熏肉。大厅之内除了一张桌子,四张凳子,大致也都没什么其他东西。只是墙上挂着弓箭,寒光微闪,略为显眼。周围人迹罕至,除了猎人偶尔晚上会在此过夜,倒也十分安全。

“哇哇……”无名草突然醒了过来,嚎啕大哭,柳一花不停地哄,不停地逗,忙道:“我的乖儿子啊,你别哭了,娘这不是在你的身边吗?你哭哭啼啼的,还算是男人吗?”越说越气,自己的伤都还未治疗,突然吓唬他道:“别哭了,再哭我就把你给吃了!”谁知适得其反,无名草的哭声只是停顿了一下,瞪了她一眼,哭的更是一塌糊涂,让人头疼。

张三霸与银剑光此刻正蹲坐在床上,相互推功运气,调息养伤,此刻可不能分神。张三霸心里非常不舒服,有个孩子吵吵闹闹,立刻收掌,道:“二妹,你伤的最轻,把这孩子抱出去吧,叫他别吵了!他闹得我们心神不宁,人神不能合一,万一出了差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可得聚精会神的运功啊!”张三霸摸了一下伤口,疼痛难忍,登时咬牙切齿。

银剑光也提了提气,道:“是啊,二姐,那小子大概是饿了吧?给他弄点吃的,你去看一下厨房有什么好东西,反正大哥与我也饿了,就麻烦二姐了!”张三霸也点点头。

柳一花抱起小孩,道:“来,我的心肝宝贝你饿了我就去给你弄吃的。大哥、四弟你们稍等片刻,我弄好了饭菜就叫你们。”说罢她便袅袅婷婷地走入了厨房。

银剑光看着二姐那苗条的身材,性感的美腿,居然流出口水,当真是垂涎欲滴。张三霸见他一副色迷心窍的样子,喝道:“四弟,瞅什么呢?又想女人了吧,难不成对你二姐有那不三不四的想法?可要知道你二姐是头要命的母老虎!”

银剑光连忙摇头,否认道:“大哥,你又笑我了?我怎么敢对二姐有那心思?即使有我也只能心里想想啊,那不是存心想找死吗?二姐这样的国色天香,看几眼我就满足了。”

张三霸一叹,道:“是啊,你二姐挺不容易的,怀不上孩子竟然差点给丈夫拿去村子里浸猪笼,要不是狠下心来杀了那全村的人,恐怕她也活不到现在了,那些人死有余辜!”

银剑光微微点了点头,道:“大哥,你不也一样苦吗?曾经被你最信任的师父出卖,差点做了替罪羔羊,哎,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啊,世人都认为我们十恶不赦,他们更可耻!”

张三霸气运丹田,冷冷地道:“我们被世人称作无恶不作的恶魔,但谁又能体会我们的苦衷?他们如果不死,我们就必遭他们杀死,现在也是一样,谁都想杀了我们,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这一切都是天意难违!”

银剑光的眼眶泛着泪花,道:“可惜三哥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他的一生也是凄苦,曾经处处受人欺辱,如今遭遇不测,我们少了一个伙伴,真的可惜啊。”

不一会,一桌饭菜便准备好了。柳一花抱着孩子,手里端着一碗粥,坐在桌前细心地喂着无名草。张三霸与银剑光大口大口地吃着香喷喷的饭,皆道:“厨艺真棒,真好吃!”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个粗汉子哼的山歌之声,得意洋洋,看来他是满载而归了。张三霸与银剑光相视一眼,放下碗筷,提高警惕。那人进了屋来,背上扛着一只花斑肥鹿,手拿弓箭,傻不拉几地盯着黑风三煞,立刻停止唱歌,呆成了木头。

猎人看到他们,一个青面獠牙,独臂肌肉结实,目露凶光;一个牛头鼠面,造型怪异,顿时便给吓得坐了一屁股,惊慌失措地道:“你们…你们都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张三霸一开口就像是要吃人,道:“这个地方属于我们了,你要想活命,就放下鹿子,立刻给我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他狠狠地瞪着那个猎人,似乎不出手就能吓死他。

“是……”那猎人给吓破了胆,扔下肩上的猎物,转身便三步并作两步,狂奔了出去。

银剑光问道:“大哥,你为什么把他放走了?万一他暴露我们的行踪,我们可就凶多吉少了。”

张三霸道:“那猎人与我们素昧平生,他除非活的不耐烦了,自找麻烦,我想他不会这么做的。”

银剑光不敢相信,笑了笑,道:“大哥,你也心软了?”张三霸一愣,也觉莫名其妙,平时的心狠手辣怎么没有了?

而柳一花却趁他们说话之际,早就追了出去,外面还是传来了“啊”的一声尖叫,是那猎人的声音,看来他还是没能逃出魔爪,被柳一花杀了。柳一花拿着滴血的利爪,还让无名草这么小就见识杀人,还是她最狠,二话没说,坐到桌前又喂孩子吃饭。

张三霸望着柳一花,眼神怪怪的,似乎想责备她,可又开不了口,假装不知道,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柳一花冷冷地道:“我把那个猎人杀了。”张三霸与银剑光大吃一惊,张三霸心想:你饶了那个杂种一命,我没跟你计较;我放了个猎人,你竟把他给杀了,你还真不识抬举啊!柳一花见他如此不快,忙道:“大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况且这猎人加上三弟的尸体刚好凑成一对,就当做是无名草的父母,这样妥善的多。明天我下山把老三的尸体弄回来,将他好生安葬了。这样的话,假装无名草的母亲的名字也得取一个,就叫四弟以前妻子的名字李小翠吧。”

银剑光听了之后,火冒三丈,道:“别跟我提起那个贱人,要不是她移情别恋,贪慕虚荣,如今我也不至于落魄到这个地步!二姐,你是知道的,那个贱人居然想和他的野汉子一起毒死我,啊,我恨不得再剁她千刀万刀,贱人!”

柳一花忙点头,道:“好,我不提了,我不提了!那取什么名字呢?我才疏学浅,大哥,还是你说吧。”张三霸眉开眼笑,道:“这有什么难的?看你端着个碗,就叫送碗吧!”银剑光不禁笑了起来,宋婉,好啊,这名字取得不错,二姐,你给我们送碗水来,孩子他娘就叫宋婉,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三人捧腹大笑,活在一个痛苦与邪恶交织的世界里,还从未笑的这么开心。

就这样,原本是天山派掌门之子段晓锋,改头换面成为无名草,在三大恶人的哺育下逐渐成长,继承了他们的恶习,虽然受尽了苦头,但也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却都是凶狠毒辣的招式。唯有内心,竟是无比的强大,热血沸腾,在三煞的灌输指导下,无名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从小就一心想着杀人偿命,报仇雪恨。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江湖恩怨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穿越!王爷!后宫!神仙!重生!这种古代言情小说是不是一次看不过瘾。老铁文学网这次为您选择了最优质的古代言情小说。

查看更多>
  • 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

    言情 / 赵凛,唐精儿

    2018/12/18 | 4 人已阅

    评分:5.0

  • 大唐偕隐
    大唐偕隐

    都市 / 陆涧石,葛蕾

    2018/12/18 | 4 人已阅

    评分:5.0

  • 玉香墨暖
    玉香墨暖

    短篇 / 周墨,烈明玉

    2018/12/17 | 14 人已阅

    评分:5.0

  • 铃兰花开
    铃兰花开

    短篇 / 玄墨,紫铃

    2018/12/16 | 9 人已阅

    评分:5.0

  • 翊神相
    翊神相

    穿越 / 沈翊,唐士祐

    2018/12/16 | 7 人已阅

    评分:5.0

  • 重生之绽风华
    重生之绽风华

    短篇 / 墨清寒,初云端

    2018/12/16 | 9 人已阅

    评分:5.0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每个人心中都一个关于武侠的江湖梦!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说里面的江湖侠客一般,仗剑走天涯,笑看江湖风云际会,老铁文学网,用文字带您走进一个武侠的世界!

查看更多>
江湖恩怨小说
江湖恩怨小说

笑傲江湖?快意恩仇?想要看更多的江湖恩怨小说,但是找不到好看的?那就来这里,老铁文学网为你们提供了江湖恩怨小说大全,让你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 灵霄飞凤
    灵霄飞凤

    言情 / 岳灵霄,武飞凤

    2018/12/08 | 16 人已阅

    评分:5.0

  • 龙瑞山庄
    龙瑞山庄

    玄幻 / 木易连,木易茗

    2018/12/08 | 18 人已阅

    评分:5.0

  • 傲剑逍遥游
    傲剑逍遥游

    玄幻 / 傲子恒,柳翠翠

    2018/12/08 | 16 人已阅

    评分:5.0

  • 十三少剑
    十三少剑

    言情 / 楚天情,杨樱爱

    2018/12/08 | 16 人已阅

    评分:5.0

  • 天纵:极品小妖仙
    天纵:极品小妖仙

    玄幻 / 云渡,白挽和

    2018/11/20 | 18 人已阅

    评分:5.0

  • 一剑封喉
    一剑封喉

    仙侠 / 清风,凌心飏

    2018/11/12 | 34 人已阅

    评分:5.0

玄幻仙侠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是很多男同志的最爱,超酷的剧情风格看着人热血沸腾,老铁文学有您想要的玄幻仙侠小说合集,修仙之路有老铁陪你还在等什么!

查看更多>
  • 龙血战神
    龙血战神

    玄幻 / 龙辰,杨灵青

    2018/12/18 | 6 人已阅

    评分:5.0

  • 玉剑成仙
    玉剑成仙

    仙侠 / 正凌道尊,凤玉歌

    2018/12/11 | 15 人已阅

    评分:5.0

  • 逆天小狐仙
    逆天小狐仙

    玄幻 / 楚枫,狐小仙

    2018/12/11 | 11 人已阅

    评分:5.0

  • 万古战尊
    万古战尊

    玄幻 / 凌尘,离颜

    2018/12/09 | 17 人已阅

    评分:5.0

  • 永恒剑祖
    永恒剑祖

    玄幻 / 徐天元,秦颂

    2018/12/09 | 20 人已阅

    评分:5.0

  • 天道尊神
    天道尊神

    玄幻 / 程峰,雪怡

    2018/12/09 | 15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