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冒牌老公

冒牌老公

冒牌老公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1 13:03

评语:他是娱乐圈当中的全能男神,而她只是一个站在他身后的小人物。

由浪漫猫创作的言情小说《冒牌老公》,主角是安锐辰,夏惜小说讲述了腹黑大Boss和他的想逃开“自力更生”的小小娇妻的故事……

精彩章节

很多的时候,快乐和甜蜜的背后就是来自于另一面的突如其来的问题,无法破解,甚至是戏剧性的发生。

夏惜原本是不会接触到这样子的事情的,在她看来,这就是从未接触过的,其实在然是安锐辰之前,安锐辰身边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电影里面的故事。

现在夏惜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安锐辰,并且安全的把安锐辰带出宾馆,目的地就是到今天的通告的现场。

安锐辰居然在外面住了一夜酒店,一个夜晚就被就被粉丝知道了这个消息,在楼下堵住。

路上夏惜接到沐颜的电话,就匆匆的酒店赶去。

到酒店下边,就被眼前粉丝的庞大所吓倒,这样,还能进到酒店里面吗?

消息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很好上面的地址的的确确的是沐颜给她发送的那个地址,只是下边的粉丝已经聚集,有大大小小的写着“Mandy安”的手幅,还有一些是带着小礼物在正门的门口的。

夏惜虽然是见过不少的这种情况,但是这次的来的粉丝确实是太多了,甚至是还有的带着一些相机,更不用说的是每个人人手都拿着手机。

夏惜坐在出租车上,等到出租车司机将车停稳了之后,她甚至都呆愣的没有回神。

“喂,小姐,已经到了这里了,你可以下车了。”司机大叔终于看不下去了,好心的提醒她。

其实是他自己想要再去接乘客。

“哦,对不起哦,那个多少钱?”夏惜有一点点的尴尬,自己干嘛就跟一个花痴一样的就看着那边啊。

司机大叔的心里面想的却是,看着身边的这位小姐,是柔柔弱弱的,不过那边的那么明显的而又声势浩大的行为,很明显的就是脑残粉扎堆了。

哎,又一个陷进去的傻瓜。

“呶,给您一共是三十块。”然后下车。不过身后隐约传来司机的叹息声,“现在的年轻人……”

“怎么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啊……该不会以为我也是一个粉丝团的人吧?”夏惜有些困顿的摇摇头。

往前走几步,怎么进去才好呢?现在粉丝是在保安的警戒线之内的。如果进去,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吧。

下边的人还会偶尔的喊一两声的口号。

夏惜不禁嘴角抽搐,估计现在的自己在这个时候进去是不可能的吧。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想起这家宾馆有之前字琪琪交给自己的会员卡。

那个时候不是很想要,因为这种东西压根就是没有用的啊,夏惜翻了两下包,在钱包里找到了那张卡。

太好了!

她抱起自己的包,往前挤啊挤,一路上经历着被人嫌弃的声音。

“你挤什么啊?有你这么挤的吗?”

“大家都是来看偶像的,你这是什么素质啊……”

夏惜尽量的装成一副楚楚可怜的状态,“对不起,我是做了两天的火车才到了这里啊……我太不容易了,我最爱我们的小安安啊……”

就这样得到了一些“心慈手软”的粉丝的同情,慢慢的往前挪。

终于到了比较靠前的位置,“这是我的会员卡,我是你们宾馆的会员!所以……”

站在门口的一个小经理有些狐疑的走过来,“唔,这的确是我们这里的会员卡,小姐您请进吧。”

“啊,怎么那么不公平啊,就是说啊”

“怎么会让那个女的进去呢?我也要进去!!!”

夏惜更加汗颜了,想她一个瘦小的身板的人,在这么挤下去,她估计就要被被挤垮的前一秒,就被放行进入了。

夏惜坐在电梯上的时候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进来了,不过一想到等会安锐辰怎么出去,她的小脸又垮了下去。

“安锐辰!你真是只会找麻烦!”沐颜愤恨的看着楼下大批粉丝。

正当沐颜对安锐辰痛心疾首的批评的时候,门铃响起来。

好在沐颜此时并没有再使唤安锐辰的心态,安锐辰,安大爷此时还在打游戏,“都那样了,我还能怎么样啊?”

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沐颜更是恨得牙根痒痒。

不过,当沐颜在看到门外来的是夏惜的时候,还是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她打开门,就给了夏惜一个拥抱,“你终于来了……”

夏惜开始有一点点的蒙住,不过她更明白的是沐颜的不容易。

“安,你干的好事,还有多少时间就是你的下一个通告了,你怎么还这样?”当夏惜终于和沐颜肢体分离,她往前走了走,就被安锐辰此时的行为小小的震撼到了。

这个家伙居然还在打游戏?!

“夏惜,谢谢你来救我。么么哒,你对我真好。嘿嘿。不过,你有什么办法吗?”顺便附送一个大大的笑脸。

“现在知道想办法了?”夏惜说着看看手里手机上的安锐辰的时间报表。

“这件衣服搭配这件衣服,要去的地方是A市的工作的地方,传媒影业的电视台。你快去换衣服。”夏惜拿出自己的背包里面的衣服。

她现在可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助理。

“沐颜,一会你带景琰战去就好,不过,得先让我把粉丝引开。”夏惜又接着说。

沐颜看到夏惜的一丝不苟的做好助理的事情。感觉十分安慰。

“夏惜,没有想到,你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想的办法还真的是好唉。”

沐颜说。

“不过,一切交给你了。”

夏惜对着沐颜微微一笑,“恩!放心吧。”

她说着往身上套了一件安锐辰的上衣,下边仍旧是自己的裤子,在往头上戴了一顶棒球帽,卫衣的帽子将她整个人套住,最后戴上一副眼镜,又把她唇色涂一涂。

夏惜动作利落的看看镜子里面的打扮,她很满意,“对了,沐颜,你会给安锐辰化妆吗?”

“化妆?”沐颜有些吃惊,他还没有给安锐辰化过妆的。

“对啊,现在的时间,要赶到录制现场,不化妆怎么行?估计他到达不到五分钟,你们就要……匆忙上场了。”

夏惜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是三点二十。“我下楼了!祝你好运!车的钥匙,我拿走了。”

她最后快速拿起自己的包,飞快的往楼下跑。

“夏惜!电梯!别忘了坐电梯!”

“哦!知道了!拜拜!”

“得到帮助之后,就是……在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到的了。我们快点去吧。”

看到夏惜离开,而身边的大明星终于收拾妥当。

“恩,我们快点走吧。”

安锐辰好不容易严肃一下,转头,他又冲着沐颜傻笑,“夏惜真的是牺牲了哦。千万不要被别的小粉丝抓到啊。那么可爱的小姑娘。”

沐颜扶住自己的额头,这个家伙,怎么会这样……

夏惜好歹也是已婚人士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

“快点过来,我要给你化妆了!”沐颜拿出自己的化妆盒子,虽然不能保证会画成什么样子,但是好歹还是可以的。

沐颜看着眼前放大的安锐辰的脸孔,大脑里面想的又变成了,这个家伙的皮肤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居然比她的都好,捏一次就会在心里面嫉妒一次。

夏惜快速的往楼下,到楼下后,她的身影出现在后门,打开景琰战的车,飞快的上车,驶出酒店,粉丝们看到安锐辰的车从酒店出来,就前仆后继的往前跑,追赶车。

夏惜的驾驶技术虽然一般,这个学车还是景琰战教会她的,虽然用了一段时间拿到驾驶证,但她很少有机会开车的。

看着身后狂热的粉丝越来越远,夏惜摘下帽子和墨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当明星真的是不好当啊,没想到自己也当了一回明星,虽然是被别人追赶了一次,不过和当助理的感觉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夏惜熟练的开着车,把车转向另一边,那里她想要的停靠的地方。

但是却没有注意,身后有人用车悄悄的尾随而来。她手里有一台相机对着夏惜从车上下来的动作进行了一系列的拍摄。

沐颜看着安锐辰能正常的进行拍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哎,真的是没有想到,夏惜这么有办法啊。

只是希望的事情和成功的背后,总会有很多的阴暗的那一面。

比如……

网上现在全是夏惜的照片,这个照片上是夏惜从车上走下了。

沐颜看到网上的一篇篇的报道,都快要吓坏了。

“夏惜夏惜!”她着急的拨打着电话,这个傻女人,怎么会被人拍到呢?看来是千小心,万小心,都会有不安全的时候吧。

快点接电话快点接电话!

“喂……”夏惜在电话的另一端接起来,“怎么了……”

沐颜慌慌张张的说着这样的事情,夏惜迷迷糊糊说着。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是这么说,但是又有谁看到了,就出现这样的传闻?”安锐辰说着把手里的手机一扔,浅色外壳的手机应声而碎。

“安,不要生气了,既然出了事情就要想办法解决,只是一味的生气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安锐辰重新做回到椅子上,“这个我知道,我也只是有些生气。这样对夏惜不好。你不知道,她是一个多么柔软脆弱的人。”

沐颜走几步,蹲下身子,把手机捡起来,拿在手里,屏幕和后壳分离开,屏幕上还裂了好几到缝隙,一看就是不能够再用了。

听到安锐辰的说完。

沐颜握着手机的手紧紧的颤抖了一下。

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看出夏惜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那自己呢?是不是,在他的心里,沐颜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

她心里有的是……一丝不让别人轻易察觉的苦涩。

借着安的肩膀看向远处的高楼,突然感觉这样的情况下,沐颜觉察到的是一些冰冷,无法轻易融入的冰冷。

沐颜还未将事情告知夏惜的时候,夏惜生活的环境里面却是又有了新的事情,麻烦到足够让她觉得很是厌烦。

景琰战放狠话,这让夏惜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

原本试试大概的有一点点的关于景琰战的想法,但是真的是没有想象得到的是景琰战会生气。

房温馨的出现,似乎又是很不合时宜的,因为景琰战仍旧是对自己并不是欢迎的态度。

景琰战并不是特殊的对于进出他手下的公司大楼的管制,但是像是房温馨这样的不请自来的客人。

他并不欢迎。

表面上,还是一副略略的带有风淡云轻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却已经在排斥着这个女人的到来,究竟是什么原因,他自己才是真正知道的。

再一次找到景琰战,景琰战的样子,似乎时并不想和她进行纠缠,这些手里的东西是在自己的把握之内的,但是,总归有些人,并不是在预料之中的。

房温馨倒是没有任何的进入别人的地方的所谓的自觉性,相比与之前,她反倒是觉得现在在景琰战的这所公司里面,让就是像之前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的区别。

倒是有很多的员工发现事情有些不同。

“之前我们的老板是不会容许这么猖狂的女人这样就到了我们公司吧。”

“我觉得也是,我们的大老板就是……啊,不对之前的时候,我们老板的夫人不是也到了这所公司工作了吗?”

“哦哦哦,对对,是有这么回事的,我也是记得的呢,才过了不多的时间,居然……这么快有一个,啧啧这个女人比那个原先的老板太太要漂亮哦,而且气质也不同。”

“你们又在八卦什么?!难道就这么不想工作了?!”小释路过茶水间的时候,就听到了两个小员工在八卦。

“老板的事情也是你们可以这样八卦的吗?你们想象一下,现在是老板听到你们在这里嚼舌根,你们的后果……”小释说着,拖长了语气。

他现在的样子可是在夏惜和景琰战面前的他是有很大的去别的,丝毫不减原先的那个很好的朋友,或者是乖乖的属下的形象。

冷漠的气场,仿佛就是变了一个人。

在面对比她低的职位的人时,他可是就会恢复原本的那个严苛的形象,并且是不会有所保留的。

果然,那两个女员工见到变了脸色的原本就是平易近人的小释经理这么个样子,就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也就禁了声,低着头说抱歉,并且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小释走出茶水间就看到进入电梯的房温馨的背影,他低下头找到景琰战的手机,快速的发送信息。

房温馨带着一脸动人的妆容,她的样子,似乎就是在不能所以的说着。

小释觉得这样就是可以的了,只是没有想到不到一会的时间,他到了茶水间的外面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夏惜是我的!谁敢欺负!”景琰战虽然是知道夏惜是不会受到什么威胁,房温馨若是要伤到夏惜,最起码,现在是不可能的。

他一定会把自己的小妻子保护的安全。

他觉得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可以办得到的。

小释听到这样的放狠话的景琰战时,就觉得脑门上似乎是要冒冷汗,现在还在这里听什么就是傻子,他脚底生风,于是快速的离开现场。

“你自己要去做很多事情,你就自己去好了,何必要做这么多,无谓的事情?!放弃就是放弃吗?还是说无奈的分开到头来就是一切的选择?景不要被别的人迷惑了你的心。”

“景,我一直还在么不是。”她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

房温馨这么说着,虽然这是景琰战第一次对自己说了这么多的话,也并不是什么好话,但是房温馨的心里还是涌现了许多的感动一般。

似乎,并不能正确的进行分析事情一般。

她说着就靠近了景琰战,“你就和我一起吧,何必要找那个没有情调的女人,而且,她只是你一时的兴趣吧?!”

“不是。离开。”

“夏惜觉得怎么回事。首次出到我们的面前,我们怎么才能处理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在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事情呢?”

房温馨在这么纠缠下去还是没有什么收获的,但是景琰战已经再一次做出了不好好对待她的样子,现在还是有机会的吧?

房温馨想着,还是要努力的做出一种别的表象的这样子,夏惜已经离开了景琰战的样子,所以,现在就是她最有把握的时候。

另一边……

夏惜看着眼前的文渊,没想到邻居先生,还是会做出这样好的好吃的。“为什么之前只是因为我自己做饭的时候,你就是并不在乎一样的样子呢?”

“那是你并不要求我下手做饭啊。”景琰战说着,眼睛里映着夏惜的身影,夏惜的身影小小的,手里还是有一个小小的蛋挞。

“呶,给你的。”夏惜说着,递给文渊,文渊只是伸过身子,直接就这把吃的含在口里,一口咬住。

两个人又阳台上聊天,“邻居先生,你知道,我就是一个笨蛋,我怎么也看不透别人的心一般。”夏惜觉得自己这么问就显得自己傻傻的,但还是询问,“我现在是不是还是显得很傻?”

文渊看着夏惜披着一个可爱的小小的毯子,手里也拿着一个蛋挞慢慢的吃着的样子,怎么看就还是像一个可爱的小兔子。

“你不傻,你只是一个可爱的人。”

“我不信,你一定是在安慰我。你就是再安慰我。”夏惜哼了一声。

“好。随便你怎么想,我都是会有办法帮你的。你要我帮忙的吗?”文渊嘴上这么说,看似是询问,其实已经想好要帮助夏惜。

“不用,我自己来。我会好好的。嘻嘻。”

夏惜说着,冲着文渊笑笑。

“这样才对啊,不要总是那么多的不开心的事情。多笑一下,要不就会变成老太婆的。”

景琰战看着夏惜发送过来的短信,有的时候不发短信,开始疏离,这只是字琪琪给夏惜想的办法而已,要有短暂的分别,才会有怀念,才会激发景琰战对夏惜的心。

他目光冷冷的看着手机,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底里还是有一些恨意,连绵不绝,挥之不去。

看来,是要下手啊。

看到上一次重新配的夏惜出租屋的钥匙,他起身拿起钥匙,现在去找她好了。

“不要总到我家来了,因为……哎。”似乎是想到什么,夏惜的鼓鼓的脸颊,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怎么呀?”文渊看着夏惜再一次的将自己拒之门外,这个小女人,怎么回事,之前,还是一起谈谈天,聊聊天的,现在就拒绝自己了。真是的……

不愧是那句话说的好啊。女人心海底针。

“怎么会这么问,怎么又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觉得,他会不高兴。”夏惜说,“最近……最近……他有在我家的路上等我,会在家里,还有,他做饭了。”

他,就是她的老公,也就是那个景家的继承人吧。

夏惜过去递给文渊杯子,却在文渊的一时失神之下有一部分打到了夏惜的身上。

“……额,小白兔,对不起啊。”

“没有关系,我去换一件就好了。”夏惜笑了笑说。

文渊一面觉得不是很高兴,一面又是觉得,怎么也看不出夏惜,就算是之前是明白夏惜怎么回事,现在就是彻底的清楚来了,这就是一个小傻瓜吧,看不出他对于她的感觉,看不出他对她的爱吗?

夏惜回房间换了一件衣服,原本是高领子的衣服现在就显得有些暴露,她还是不知道吧,自顾自的忙碌着。

夏惜脖子上,身侧的吻痕,都像是一道道明亮的伤疤。前几天照顾景琰战的时候,景琰战留下的。夏惜的皮肤是白嫩的那一种,“弄伤”之后,会留下好几天甚至一两个星期也是有的。

深深地刺痛了文渊的眼睛。

景琰战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仍旧是在夏惜的出租屋里面的文渊。当然也看到了夏惜身上的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当然是会在这里的。”文渊看着夏惜还是愣在原地的样子,她的手愣在半空中,没有想到的是,景琰战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我们没有离婚她还是我的妻子。”

文渊听着景琰战这么说,隐约有些不爽,“没有离婚哈哈,但是都分居了,所以……我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不是。她是我的,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开始,结束,永远。”

“难道不是吗?谁敢说不是!”

景琰战霸道的说着。

“所以,你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没有机会,更没有成功的可能。”

大概还是第一次,这么说话吧。他不会为别的人做这么多费唇舌的事情,但是因为是夏惜的事情,就一定不会放松,甚至是威胁情敌这样的事情。

“她都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难道你还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吗?”

文渊和景琰战的碰面就是不安的针锋相对。

“你要说什么?让我离开?我只想说,行的端正,我没必要觉得无奈,没有必要否认什么。”

“恩,好吧,就算是这样吧。没有什么好说的。”文渊说完,走向另一个方向。

两个男人的会面就这样简单的结束。

夏惜原本就是一直在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之时,床上的手机响起来,她不知道的是,又是一场灾难在她的前方。

出租屋里原本是两个人一直在说话,夏惜呢,找急忙慌的去接电话,但是接起来的瞬间那边已经关断了电话。

她正想拨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有好几条信息。

沐颜的,“夏惜,快点来公司一趟。”

“夏惜,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那天你开着安的车从大楼里面离开,但是……”

“夏惜,快点到公司!!!”

越来越着急的短信,看得出沐颜是真的着急了。夏惜看到外面还是在僵持不下的两个人说:“我有事情要先出去一趟了。文先生,抱歉没有办法招待你了。老公,你……”

“我和你一起去。”景琰战看着夏惜说。

他就是不希望看到夏惜和那个男人总是一副很熟稔的样子。现在夏惜自己这样提出来,他觉得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夏惜觉得自己很难接受的是会有什么样的重大的状况,文渊似乎也是看到了景琰战脸上的那一抹似乎是胜利者的笑容。

他冲夏惜点了点头,就打开门离开。

景琰战看着夏惜,“你就这样出门了?换一件衣服。”

“怎么?这衣服没事啊?”

“你自己看看脖子上面,还是要我让你想起来啊?”

听到景琰战这样的声音,夏惜再怎么得迟钝,也会觉得是有什么的,难道是……

她就去了洗刷间,就看到了现在的这个大领子的衣服,就觉得,完蛋了!景琰战都看到了,难道,文渊也看到了?

难怪刚刚的气氛那么怪,原来都是她的原因啊……

景琰战送了夏惜到了大楼的下面,就开车离开了,但是在下车之前,两个人还是被景琰战紧紧的搂住用力的吻了吻。

夏惜满脸通红而又慌慌张张的下了车。

进到公司的大楼就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也就是似乎总是有人在看着她,“怎么回事啊……”

终于到了沐颜的办公室,意外的是安锐辰也在,他们看到她的那一刻,竟然是很无奈的状态。

沐颜似乎是在熬夜之后,还带有着一些微微的眼袋,安锐辰脸上还有一点淡淡的装,穿着一身设计得体的衣服,毫无挑剔。

“安,你现在不会是有什么通告吧,沐颜,怎么,时间还没有到吗?”夏惜把自己的包放在一侧,现在,她在沐颜这里已经很自在了。

“夏惜……你看看这个。”沐颜终于还是要将事情说出来的啊。

走到沐颜的身边,看到了居然是关于她自己的新闻……“天……”

酒店的事情后,居然还有事情。

安锐辰和沐颜对自己说着安慰的话,夏惜知道,这是他们故意想要自己开心一些。

“夏惜,你不要不开心,我们也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一些,不要生气,不要冲动。”

沐颜看着夏惜不开心,她虽然想要挣扎着将这件事情,就是真的不会相遇的人,都会这样的相识。

现在外面似乎是有人总想看看这件事情的笑话。

“我今晚该怎么办,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我们就分开吧。”夏惜落寞的说,

“我们,不应该像这样在这里,我居然能在这里工作这么久的时间,都是因为,沐颜和安,你们两个人对我的帮助,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在这里可以进行下去。”

夏惜颤抖着手,摸了摸桌上的杯子“我看……我是真的要离开这里了。”

安锐辰看着夏惜呆呆的样子,真是恨铁不成钢,“这样的事解释一下就好实在不行,我就去想办法,再怎么说,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不要再在这里等着,等着是不会有结果的。”

楼下看到他们三个人的公司职员都在窃窃私语,“这个事情,压根就没什么。”

夏惜又是一副缩在自己龟壳里的样子,安锐辰皱皱眉头,站起来说,“夏惜只是帮我开车而已,有没有我们两个的别的,她是清白的!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就早早的该干嘛干嘛去。”

“难道就是炒作吗?”

“大概是,就是吧,看夏惜那样子,她自己都说什么已经有男朋友了。”

“哦,好,走吧,走吧。”

那一小堆人,就离开了。

夏惜眨了眨大眼睛,泪水似乎就要留下了。但,还是坚持着忍着。

沐颜看到字吴泽就在公司的门口走进来,那气场,也是绝无仅有的,身后跟着好几个人,秘书,保镖,手下还有助手。

他脸上带着轻佻的笑容,看到夏惜一群人出现在楼下的时候,“夏惜?”字吴泽原本就想喊她过来,再想了想,就屈尊过去。

“嗨。”

“老板好。”字吴泽和沐颜都对着字吴泽说着,“恩,你们好。”字吴泽看看夏惜“最近,你怎么了,看到了吗?你还是一个爱犯迷糊的人。”

字吴泽拿过秘书手里的报纸,还有电脑。

“你看,这些……”

夏惜看着手里的多了的东西,咬紧嘴唇,“这些都是假的,我怎么可能会和安有什么绯闻呢……你是知道我的。我……”

“我知道你?行了夏惜,你就不要再这幅可怜的样子了。在我这里不好使,有种,你就去对着你老公。”

字吴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惜,将夏惜的慌乱失措全都牢牢的锁紧眼睛里。

“‘老公’?夏惜,你你,你是已婚人士啊,看着你比我还要小啊。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是未婚人士,没想到,你居然是……诶?你和字老板还这么熟悉。”沐颜大吃一惊,夏惜这样的小白兔,居然也是有老公的人。

“难道,他们还不知道你的事情吗?”字吴泽勾勾嘴角,拍拍安的肩膀,“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至于你们,就不要担惊受怕了。”说完,迈着他的大长腿离开。

安锐辰看到夏惜在字吴泽离开之后,就变得不安静了。

“夏惜,没想到,你是认识字吴泽的。”而且还是认识的那么熟悉,并且,还是似乎有十分的熟悉。

“你不要误会什么,字吴泽是我老公的哥们,我和他之间,只是普通的也可以算得上是朋友关系吧。”夏惜还是解释了一下。

“恩,朋友,就算上是最中立的词语了。”沐颜也觉得安现在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是因为夏惜的隐瞒,还是什么?

沐颜好心的拍拍夏惜的肩膀,“夏惜算你厉害,你可以抓住的人心不会是一个两个的,看看安,现在安,对待你,可是和对待其他的人都不一样啊。”

“你就好好的知足吧,”最后夏惜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多心,她还听出了一点点的沐颜的嫉妒的语气。

夏惜虽然是不知道是怎么着又说错了什么话,但是对于沐颜给她的忠告还是只能点点头。

“恩。我知道了。”

似乎在一夕之间关于夏惜的绯闻消息,就因为公司的澄清,女助理帮助艺人开走车,夏惜只是为了怕男演员工作忙碌。

最后的结尾则是,一切是公司的安排,这样的小小的绯闻压根不算什么。

只是殊不知一个阴谋的背后还会连接着另一个阴谋,一个绯闻的背后,还会连接着另外一个绯闻。

夏惜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助理临时当丫鬟,被打脸。

夏惜在片场的时候,安瑞辰正好排一场戏,就是一个给女三女四传递纸条的小丫鬟,片场的丫鬟临时就是够数了,“哪里来一个女群演啊?”

“怎么样?还好不好?是不是有点冷?还是又热了?”夏惜在安的身边团团转,但似乎这个安并不领她的情。

“姑奶奶,你就是会唠叨,唠唠叨叨个没完,不是……你可以去演唐僧了。哼。”

“你才可以演电影去,女扮男装,你可以演唐僧了。”安瑞辰冲着夏惜笑的明媚,夏惜长相甜美,真可以说风景这边独好。

“咦,这个女生长的不错啊,要不要到我们剧组来当个演员啊?我们正好缺一个女演员呢,快点过来吧。”

安锐辰冲着剧务摆摆手,“你先等一会,她是我的人,我都没有同意呢。”

安锐辰说着,示意夏惜到自己的身后。说着,就挡在夏惜的面前,从他的大椅子上站起来。

“哎呦喂,我的安大少爷,我真的是找不到才回求你的。”剧务求的苦口婆心,“那……她不能出镜头的。人家是有家庭的人。”

“不会不会就是充人头什么的,一个动作,就是递信封,所以就放心吧。”剧务说着快速的跑走,临走前说,“快点快点昂。”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别的选择吗?夏惜隐隐的感觉到无奈,下一场戏就要开始了,既然如此就快点进行吧,就快点……

“夏惜,算了,你要不就先上这一场戏吧。如果实在不愿意,你可以拒绝的。”

安锐辰说着还有些颇不耐烦,但是语气里,还是有一丝丝的诚恳。

“我怎么会让你为难呢?我就先……恩,我就现在去看看怎么演戏吧。”夏惜看看他,“难道,我还有有别的选择吗?”

景琰战最近出现的地方是电影的片场,景琰战投资的安锐辰最新的电影。

其实这事情原本是不需要这样的大费周章的,但是因为夏惜的原因,男主才会这么做,最后才会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去见女主,这是他自己的原本的打算。

今天是第一次去片场。打算低调的去看看,但还是有些人会看到景琰战。

新晋演员又或者是新来的预备的演员。

大概是因为长相太过于俊美的缘故。怎么会突然的就到这里来呢?早在不久之前,这里是不会这么火热的,可不是那么让人都会争着到这里的。

景琰战看着夏惜的,只是想要找到夏惜而已,

很多女人都会关注,尤其是还有很多的演员也在看他们。

景琰战倒也是经受过别的人“观赏”的人,他表面上是不动声色,但是心里的的确确是烦躁到不行。

不过下一秒,他的烦躁已经变成了心疼。

景琰战既生气又心疼。

没看到夏惜的时候,是一副自在的样子,慢慢的用眼睛去找她。

没想到看到夏惜的时候就是夏惜一个人在角落里出来,脸上红红的,肿了一片,她还穿着剧组里面的小丫鬟的外套,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傻傻的狼狈。

“夏惜,怎么会这样?”

景琰战看着夏惜可怜的样子,生气的走过去。

夏惜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景琰战来到这里了,而且是来到了她所在的片场。

她先是一愣,之后就扯了几下头发,微微的盖住了脸上的一侧的伤痕。

在他的身边可是没有人敢打她,更不要说是敢欺负夏惜任何的一下,现在,他自己斗狠不下心来会伤害一下的人儿,受了委屈,还一个人躲在一个小角落里。

怎么看都让他心疼。

四下里有很多人在看他们,景琰战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但是夏惜本人可是在乎的,她还要接着在这里混下去呢。

夏惜的样子太过可怜。

景琰战仍旧是俊美无诪。这样的一个人,不会被别的人注意实在是太难了。

全都是议论声。

“快看那个男人,好帅啊,就是说啊。”

“那个女的是谁?就是那个女演员吗?”

“以前没有见过的。”

“我也没有。”

夏惜知道景琰战是最受不了也是最讨厌有什么人这么的敢这样的议论的,就算是他们待着的位置是有多隐蔽,还是会被人这么正大光明的看到的。

夏惜浑身不自在。景琰战看看夏惜的脸,就硬拉着她到了安锐辰的化妆间。

他用力的关上门子,也将外面的一众声音全都阻隔在外面。

拿出行动电话,“给我准备好药膏和消毒水。”之后匆匆的交代几句究竟电话挂掉。

夏惜仙子倒是没有刚刚的那副呆愣的样子,他感受到了景琰战浑身上下的那种隐隐的怒气。

“这个就是一点点的小伤,没有什么的,你不要在意这个啊……”

夏惜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开口,景琰战原本就是压抑住的火气,再次的燃烧,“不在意?没有什么?你在想什么呢?”

夏惜再怎么迟钝也是明白自己这是又说错了话,真的就是言多必失啊。

不过她还是因为景琰战能够到这里来而觉得十分的开心,“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夏惜此时坐在以往会在安锐辰的化妆间里面的时候,她时常的“专座”上,景琰战还是站在一边,他怎么着也生不了夏惜的气啊。

她的眼睛因为现在的目光炯炯的注视,整个人的眼睛都是湿漉漉的。

又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她是一直在有些委屈而哭过之后,现在这副可怜的样子,就是让喜欢她的人,难以控制得住心里面的悸动。

景琰战的靠近倒是让夏惜知道了,他这是有些原谅她了。至于原谅的她是什么,无非就是“没有保护好自己”。

有时候,夏惜觉得,真的就是很多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比如现在的景琰战,有时候情绪失控的样子,额,倒是还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相对于平时在外界的人面前的冷漠和在夏惜面前的那种温柔相对而言,夏惜觉得还是不要让景琰战生气。

“我刚刚竟然有种想要直接把导演撤职的冲动,甚至都想到了,要将他们的这部戏给放弃的想法。”

景琰战说着略微的坐在夏惜对面的一个小椅子上,那个椅子比夏惜的倒是要矮了不少。

现在夏惜面前的景琰战比她倒是还要矮了半头,两个人现在的身高差,让夏惜觉得眼前的景琰战身上的那种冷漠的气息减少又减少。

她又解释道:“这个只是在拍戏的时候,那个演员也是一个新演员,刚刚入行,导演一喊开始,就被吓了一跳。所以才没有掌控好力度,而且就是我去打别人,说不定大的比现在还要厉害呢。”

听着夏惜这样的解释,景琰战还是一副生气的状态的时候,也不行,他盯着夏惜看,“以后你不要再出演什么了,难道你现在要这么‘抛头露面’不成?”

夏惜倒是被景琰战的这个“抛头露面”给逗乐了,她主动的把两个胳膊搭到景琰战的肩膀上,额头轻轻地碰了景琰战的额头一下,“嘿嘿”的笑了。

景琰战这时候的心更是陷下去,如果夏惜的脸上没有那道伤痕就更好了。

夏惜虽然是在长篇大论,手下的人倒是快速的将药膏和消毒水送了上来。

居然是重远,重远敲两下安锐辰的化妆间的门,就进来,递上东西,匆匆的看着夏惜一眼,冲夏惜点了一下头就离开。

重远出门还是听到一些人的闲言碎语,这让他忍不住的皱皱眉毛。没有说什么就先到外面等景琰战。

……

“这么光明正大的样子,是不是就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女人啊。”

“还是说……这是一个被包的人?”

“谁知道?”

“我不知道。走吧,走啦,下一场戏又开始了。”

安锐辰的这一场戏终于拍完后,停下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夏惜正被景琰战带走呢。

“喂喂喂?!你是谁啊?放开她!”安锐辰先是看到景琰战拉住夏惜走出自己的化妆间,往外面走,之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到夏惜的脸上的伤痕。

“什么放开不放开的,她才是受害的那一个,你看看她的脸!”景琰战忍不住的就是一声怒吼,这让原本是在景琰战的半是拉住的夏惜身子轻轻的颤抖。

夏惜本来只是在这一场戏里的,安锐辰戏也没结束,只以为是那几个女演员和夏惜对戏的时候,夏惜就只是在和他们一起演戏,只是加了一个女演员打了夏惜的戏。

他以为会是借位拍摄的,刚刚的那个耳光确实是有够响亮的。

殊不知,那个女演员只是单纯的看夏惜不顺眼而已,因为在拍摄的间隙里,总是见着夏惜和安锐辰在聊天什么的,让人看着就有些嫉妒。

他们才会这么做的。

“夏惜,没事吧?她们怎么会用这么大的力气?!”

“我去找他们。”安锐辰看着夏惜的样子,有些气不过,夏惜这样的可怜兮兮的女人,就交给她一个人自己办就好了,不必让别的人处理吧。还是一个人处理吧。就是这么来说。

“不要找她们了,是我自己不会演戏而已,不要生气。如果是生气,也就是生我的气好了。”

“你怎么这么傻?跟我回家。”

景琰战说完搂着夏惜就要走。后边的安锐辰沉不住气了,就在后边的大声的说。

“喂喂喂!”

“安,这是我老公。那个,我们先回去了。我给你找沐颜好不好。”

安锐辰只觉得有些无奈,下一场戏,现在还是看看下一场戏会有什么情节要拍摄的吧。不要让沐颜来了再生气。她生气,他也挺不好受的,也会跟着受罪。

唉。无奈。

夏惜躺在原先的床上,这是一张大床,他们所住的卧室。

“你醒过来了?”

“最近不要看网络上的内容。不要理会那些有的没有的新闻。只要是绯闻都是有些是真的,有的就是假的,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所以,很多人都以为这里的圈子,还是不适合你的。”

“适不适合,只是我说了不算。”

“你还会离开这里,还要去吗?”

“我不会阻止你,但是,你确定,你还要去吗?”

夏惜勉强的支撑着身体做起来,之后,又勉强站起来,好久都没有和休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觉得累。大大的眼睛都显得有些无神了。

景琰战对于夏惜的回来,还是觉得有些安定的状态,之前是她照顾他,现在换他照顾他好了。

房间里,还有她最喜欢的玩具们,还有最近一段时间,景琰战的收拾的房间,全都是景琰战的辛苦的收拾的状态。

“你居然会收拾屋子。”

“我就是会,我现在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现在都会收拾屋子了。”

“我是不是很厉害?”

“恩。”话锋一转,就已经变成了和之前不同的状态。“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只是。”

“宝贝,我们要一个孩子吗?”

夏惜垂下头,她不敢奢望,不敢奢望的是景琰战放在心里第一位的会是自己吧。

景琰战和夏惜轻轻的躺在床上。景琰战脱下夏惜的衣服,轻轻的动作,仿佛是对自己最好的的宝贝。

“你还是会害羞吗?”

一到床上,景琰战就变得不是那么正经。夏惜的脸瞬间变的红彤彤的,怎么这样啊,真的很不好意思的。

“讨厌啦……”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爱情小说 都市虐文小说 娱乐圈小说 欢喜冤家小说
都市爱情小说
都市爱情小说

重生?宠文?虐文?都是都市爱情小说受欢迎的极大类型,对于喜爱看都市爱情小说们,今天有福了老铁文学网给大家带来了都市爱情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都市虐文小说
都市虐文小说

最近书荒?想要看那些虐心催泪的小说?本次小编为大家收集了全网最新最齐全的都市虐文小说大全,让喜欢看都市虐文小说的朋友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娱乐圈小说
娱乐圈小说

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即使是小说也要紧跟潮流,娱乐圈这个受欢迎题材自然不能错过啦!老铁文学为您收集了一大波的娱乐圈小说,想看萌萌哒小鲜肉和美美哒小花旦的书迷,赶紧来看看吧!

查看更多>
欢喜冤家小说
欢喜冤家小说

女主的身边肯定有这样这一个人,平常毒舌喜欢怼人,可是却是表里不一,明明很喜欢很喜欢女主,却忍不住逗她,他们俩在一起吵吵闹闹,却又广发狗粮,就这样在吵吵闹闹中相爱,是别人口中的欢喜冤家。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