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请君梦一场

请君梦一场

请君梦一场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2 14:45

评语:主人公叫司徒珏的小说叫做《请君梦一场》,是作者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节很紧凑,文字也流畅幽默,很多台词都看得我笑出声来,很多独白也都看得我感同身受。

标签: 豪门婚恋小说
由飞跃创作的言情小说《请君梦一场》,主角是周思远,司徒珏小说讲述了一曲家国梦,了却多少儿女情……和孟宇轩谈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周思远了解到孟宇轩现在是金陵城内大将军府里的一名文吏,官职是翰林院修撰,从六品,他的父亲是前朝的内阁侍读学士,从四品,孟家世代为官,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家业。孟宇轩挂着京职,...

精彩章节

周思远在榜单上从榜首找到榜尾,别说自己的名字,连一个姓周的姓都没找到,当下一身冷汗下来,他还不死心,又重新找了一遍,这下更加仔细的看,看完之后,还是没有。这下他有点慌了,又重新找了一遍,前前后后找了七八遍,还是没有。现在他确定无疑了,自己落榜了。

“落榜”二字对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以他答卷的感觉而言,就算不能中前三甲,中后面的举人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啊,怎么会落榜了呢?怎么就落榜了呢?他耷拉着脑袋回了客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刚进客栈,就见到一个穿着官服的官差人走近他眼前,“请问您就是周思远周公子吧?我家老爷有请。”

周思远一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谁会找他?问了一句:“请问你家老爷是哪位大人?”

“我家老爷是大理寺少卿李大人。”官差很恭敬的说道。

原来是李大人,他不是主考官之一么?难道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卷子?不会啊,有上官将军的亲笔函,他应该会帮他才对,到底哪里出错了?周思远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李大人来找他来了,那干脆自己去问问不就得了,于是就跟着官差一起去了。

他上了一个敞篷的马车,在车上也顾不上欣赏车外的风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恍惚不定的。

一路颠簸,车外的人声也越来越远,这不是在城里吧?城里的路不会那么差啊,也不会这么安静,这是去哪啊?周思远感觉不对劲,掀开窗布,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城,于是急了,叫马夫赶紧停车。

马夫听到他的话却无动于衷,继续赶路,而且还越赶越快,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下周思远慌了,这是要带他去哪里啊?不是去李大人的府上么?为什么会在城外?他继续喊着“停车”,但丝毫没用,最后他几乎用一种哀求的口气喊着“停车”,那车夫似乎动了怜悯之心,劝他道:“公子,你省省力气吧。我也是按照命令,将您送到京城一百里之外的乱坟岗,到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乱风岗?那不是埋葬死人的地方么,而且还是那些死刑犯,为什么要把他送到那里啊,想到这就毛骨悚然,不会是要杀了他吧?周思远浑身冷汗直冒,看了看飞驰向后的路面,又不敢跳下去,只得坐在马车里瑟瑟发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这时夜色已经降临了,车夫其实是个护卫,他很轻而易举的像拎小鸡那样拎起了已经被吓呆了的周思远,丢下了一个包袱给他,“这是我家主人给你备的口粮,如果你够幸运,这些应该能支撑你回到金陵了。不要回京城了,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说完就赶着马车走了。

坐在冰冷潮湿的泥土上,周思远慢慢反应了过来,他没杀我?然后四下看了看,天色已经接近全黑了,四周无人,很安静,他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坟头上,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几步,又踩在了一个坟头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乱坟岗了。

周思远慌张地拾起那个车夫丢给他的包袱,赶紧离开这个十分恐怖的地方,一口气跑了几百步,满身是汗,他停下来休息了一会,以为自己应该离开了那个鬼地方,哪里知道,一抬头他就吓个了屁滚尿流,不远处两个绿色的幽幽鬼火在飘荡着,像一个幽灵的眼睛。周思远哪里见过这个,吓得失声大叫:“有鬼啊!有鬼啊!”两腿已经吓得发软,连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思远闭着眼睛,抱着包袱在瑟瑟发抖,他觉得周围除了潮湿也没什么异样,便缓缓睁开眼,发现刚才的鬼火已经不见了,这下定了定心,但仍然十分害怕,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啊,他爬了起来,发现自己都尿湿了一裤子,满身的尿骚味,一边咒骂自己没出息,一边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周思远没想到,这个乱风岗这么大,他走了半柱香的时间都还没有走出去,再加上天黑又辨不清方向,他更迷茫了,一路上踩到几个阴森森骷髅头,又是吓得不行。慢慢的,他意识到,今晚他可能是走不出去了,想到这里他就露出绝望的神色,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捉弄他,他落榜了,司徒珏也赎不出来了,现在又孤身一人在这个恐怖的地方,为什么他会这么倒霉啊,周思远欲哭无泪了。

但现在已经容不得他想太多了,远处不断传来阵阵狼的哞叫,令人毛骨悚然,浑身汗毛都直立了起来,晚上这里一定会有野兽,得赶紧找一个地方藏身才行啊。强烈的求生本能迫使周思远又接着往前走,他可不想十分窝囊的死在这里。

走了一会,没发现什么藏身的地方,四周都是无碑的坟墓,其余的都是树木,他抬头看了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树杈之类的,自己能爬上去,小的时候他经常爬家里的那棵歪脖子树,如今这会,这点经验就派上了用场。

周思远看了一会,发现其中一棵树的树杈比较粗,而且比较低,于是就试了一下,刚爬上去几步,就体力不支掉了下来,屁股都给肿了,他咬咬牙,忍住了疼痛,要是爬不上去,晚上非得给野兽吃了不可,于是吸了口气,又接着往上爬。这次终于爬上去了,他坐在树杈的中间,浑身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看来是暂时安全了,他松了口气,这时才感觉到腹中阵阵饥饿感传来,原来他早已饥肠辘辘了。

周思远拿出车夫扔给他的包袱,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干馒头,也不管有毒无毒,拿上一个就狼吞虎咽起来,因为吃得太急噎住了喉咙,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吃完馒头,疲惫感袭来,折腾了这么久,身子早就疲惫不堪了,刚才精神高度紧张,才没察觉,现在一放松,就累得不行,周思远趴在树杈上,欲哭无泪……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周思远感到浑身潮湿难受,是空气里的露水侵湿了他的衣服。趴在树上一晚上,周思远浑身酸痛不堪,正活动活动身子,眼睛向下一看,又被吓得不轻,下面有两头狼在树底下转悠,眼睛正盯着周思远在看。周思远一身冷汗,还好昨晚爬上了树,不然就被狼给吃了。

他一直看着那两头狼,心里思索着如何做才好,自己在树上又不能动,只能和狼耗耐性。一直到晌午,两头狼看树上的人一直不动,似乎也没什么耐性再等下去了,所以摇了摇尾巴走开了。

周思远松了口气,一直到他眼睛的视线里看不到狼了他才放松了警惕,但是他还是不敢下来,他怕附近还有狼,狼是一种十分狡猾的动物,说不定附近还有狼在埋伏着,所以周思远一直在树上待着,直到快过了大半个下午,他才慢慢下来,再不下来天又黑了,天一黑他又走不了了。

这下他终于看清了这个乱风岗有多大了,难怪自己昨晚一直走不出,原来自己是往乱坟岗的中间走啊,真是太窘了。

包袱里还有一套换洗的衣服,虽然是下人的服装,但总比现在自己身上臭烘烘的衣服好。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人,他在乱风岗一条很脏的小水沟里随便洗了洗,就把下人的那套粗麻衣服给穿在了身上。他又拿出一个干馒头啃了一下,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就像那条出乱风岗的小路走去,很快,他走出了这个恐怖的地方,来到了一条大道上,若是有一辆马车经过就好了,他可以求车夫载他一顿,还好自己那套衣服里装了一点碎银子,可以拿来用。

他就坐在路边,一直等啊等,但是就不见一个人影,他觉得这么等也不是办法,这里离乱风岗还是比较近的,到了晚上还是会很危险,于是往京城相反的方向走,一直走到夜幕降临,也不见一辆马车的影子,连人影都没看到,四周一片荒野,怎么会有人啊。

他靠坐在一棵大树上,累得直喘气,这时,他突然听到一点声音,他屏住呼吸一天听,好像是车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车轮子?有马车!周思远兴奋地跳了起来,终于让他等到了。他满怀期待着望着声源的方向,果然,声音慢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靠近,终于,远处看见了一个影子,只是没有马车那么高,而且速度还很慢,走近一看,原来不是马车,而是牛车,周思远有点失望,不过有牛车总比没有的好。

那是一个十分简陋的牛车,车上拉着一捆柴,赶车的是个矮个子的农民模样打扮的人,周思远向他招了招手,他停了下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打量着周思远。

周思远也没介意,毕竟他现在的样子,是很落魄不堪的,他向这个车夫行了个礼:“这位小扮,我被山贼打劫,困在了这里,还请小扮行个方便,捎我一段路。”

那个车夫冷笑了一声,很粗里粗气的说道:“看你的样子,虽然穿着下人的衣服,但一瞧那个身板,就知道是个经不起风吹的读书人,你要我捎你去哪?”

这个问题倒是难到了周思远,对啊,这个车夫去哪他都不知道,他能捎他去哪?于是便问道:“那小扮你是去哪?”

车夫又笑了声说道:“我当然是回家了,我家在不远处的山上。”

既然离这里不远,那他也捎不了多远的路了,想着今晚的住处也无法解决,咦?何不在这位小扮家里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再起来赶路岂不是更好?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周思远摸了摸身上的碎银子,这点银子应该足够他住一个晚上了。于是他问道:“小扮,你看晚上这里荒郊野岭的,我也没地方去,你看,你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去你家将就一晚。你放心,我绝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只要有个地方睡就好。”

看出车夫有些犹豫,周思远赶紧掏出身上的碎银子,“小扮,我也不是白住,你看,这是我身上最后一点的银子了,你看够不够。”说着就塞到车夫手里。

车夫掂了掂手里的碎银子,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有意思,于是问道:“你真的要住我家?我家不太干净,条件也很差。”

这个时候周思远哪里还管得着什么差不差的,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于是毫不嫌弃的说:“不会不会,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很好了,哪里会挑剔大哥的地方呢。”

车夫看了看周思远,既然他这么想住他家,那就让他住吧,只是到时候别后悔就行。他招呼周思远坐了上来,就赶着牛车向前驶去。

牛车的速度和马车比起来那就不是一个级别,一直到天完全黑了,车夫才在一个山脚下停了下来,他对周思远说:“这位公子,山上的路不好走,牛车上不去,就麻烦你跟我走上山吧。”

周思远望了山上一眼,确实山势蛮陡峭的,也就下车和车夫一起走。车夫把牛拴在了一个简易棚子的柱子上,就开始往山上走,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他终于停了下来,此刻周思远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淋了。车夫鄙夷地看了周思远一眼,吹了一声口哨,这时,突然从两旁的树上跳下两个大汉,手持大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周思远还以为遇见强盗了呢,吓得面如土色,却见其中一个大汉很恭敬地对那个车夫说:“二当家的,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都急死我们这帮弟兄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那个车夫很自然的说道:“我能出什么事情,现在不是回来了么。而且……”说着他意味深长看了周思远一眼,“我还带了一个小兄弟回来。”

周思远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这个车夫和他们是一伙的,那他跟着他回来……岂不是进了强盗窝?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两个大汉给架着进了山寨。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豪门婚恋小说
豪门婚恋小说
豪门婚恋小说

想要看豪门总裁怎么娇宠娇妻?想要看豪门之间的婚恋情感?来这里,本次老铁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了全网最经典的豪门婚恋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