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铜雀惊夜冷

铜雀惊夜冷

铜雀惊夜冷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09-18 12:33

评语:《铜雀惊夜冷》一开头就吸引我了,超级喜欢作者的构思,一开头就吸引我了,超级喜欢作者的构思,写的有血有肉的。很好看,越看越有意思,继续看下去,最后的结局还是很好。不错

《铜雀惊夜冷》主角袁子卿,沈沫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东汉末年,袁绍兵败后袁绍一族在七公子袁子卿的带领下远避乌桓,曹操紧追不舍,曹丕用计破城,袁氏一族尽灭,六年之后,却有人在江南小镇发现袁子卿的踪迹,此时亦正是曹丕与曹植争宠夺位最激烈之时,两人都不约而同采取行动欲找到他,不仅仅是故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未了,更是牵扯着袁氏一族四世三公收藏的巨宝,江湖原本已风平浪静,带剑的剑客已弃剑息武,却难奈树欲静而风不止,孰是孰非,谁人能断,风大雪大,路归何处?且让我们一起踏上这一段旅途……

精彩章节

崔宁一句大公主喊的身后的庄丁俱是一惊,来人却嫣然一笑道:“到了你们汉人的地界,我算哪门子的公主,崔叔喊我阿吉就行了!”

来的人是却是蹋思吉,本该在遥远乌桓的蹋思吉,当年在乌桓,崔宁很喜欢这个人称大公主的小姑娘,善良直爽,心直口快,所以他也像乌桓族人一样称蹋思吉为大公主。

“来,先进来坐,坐下慢慢说!”崔宁将蹋思吉迎到屋内,马上有人上了茶,蹋思吉眉宇间透着疲惫,似乎从辽东到许昌千里的路程,她赶的很急。

她的确赶的很急,从那天傍晚,她在神庙和蹋思雅谈话间,寄托了被封印人血魄的红宝石破碎的那一刻,她便立即收拾行装,从乌桓赶来许昌,下午才到的许昌,曹植好说歹说留她吃了顿晚饭,她便急匆匆的赶来见袁子卿。

当年,袁子卿走火入魔之下,蹋思吉百般无奈之下,与乌桓上任祭司阿布思定下契约,以接任祭司之位终身不婚不嫁侍奉神明为条件,换得封印记忆之巫术“锁魂”。以自己一生的幸福,换得袁子卿一命。

所谓“锁魂”,是封印住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记忆,但那段记忆不能完全的除去,只能抽出来存放在另一个地方,这就需要记忆的寄托之地,而记忆只能存在与人的脑海中,锁魂之术便是用以上古巫术,将袁子卿的脑海中关于冷紫陌的记忆抽出来,封印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而这个记忆寄存之体,便称为人傀儡,封存记忆的血魄,便是收在蹋思吉额上的红宝石中,红宝石安然无恙,封印之人与人傀儡也安然无恙,红宝石破碎,封印之人与人傀儡俱受损伤,尤其是被封印之人,会在五日之后,气脉混乱,血气逆行,谓之“血债血偿”。稍有不慎,便会七窍流血而亡。

所以,她日夜兼程不顾自己伤势,不远千里从乌桓赶来,是想在这五日之时血债血偿发作之时,赶来再帮袁子卿一次,人傀儡对被封印之人有一定感应,知道他大约在这里,便着急的找到了曹植,得知袁子卿还在许昌,她安心了很多,这巫术既然是她封印的,她这些年苦心修习,破解自然也是有办法的。

曹植只知道冷紫陌与袁子卿要走,并没有想到他们走的这么快,这么急,冷紫陌没有想过把启程之期告诉他,他知道,冷紫陌并不想他去送袁子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懂,所以他也没问,只是,他没想到,再冷紫陌与他摊牌的第二天,冷紫陌便导演了又一次无人送行的离别。

蹋思吉找到他的时候他也在为修建铜雀台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看到蹋思吉的时候仍然高兴的放下手头事情陪她吃了顿晚饭,虽然,蹋思吉急着见袁子卿而百般推辞,但曹植他保证袁子卿还在岁晏山庄,吃了饭便能送她去见袁子卿,他一是没想到袁子卿走的这么急,儿是他的确很想和蹋思吉好好吃顿饭。

故人重逢,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蹋思吉了,久到,他已经开始想念她。

可是,在从城中魏王府出来的路上,她隐隐感觉的到,袁子卿正在离她越来越远,就像三年前那样,一点点消失不见。

“崔叔,你告诉我,袁子卿他”蹋思吉她很紧张,只好顿了顿,接着道:“他还在这山庄里吧?”

崔宁正待将桌上点心推倒蹋思吉面前,听到这句,手忽然一抖,接到:“你千里迢迢赶来,便是为了找他?”

蹋思吉点点头,道:“嗯,我要是再找不到他,我怕他会有性命之忧!”

崔宁眉头一挑,正待细细询问,却见周山赶来回来,只得先问一句,“东西可曾送到?”

周山恭敬的答道:“送到了,我赶出城十余里方才追上他们,袁公子百般推辞不要,倒是冷姑娘说不好辜负崔叔您一番心意,她代袁公子替你收下了!”

蹋思吉心头一冷,叹道:“这么说,他是真的已经走了?”

崔宁道:“嗯,你来之前刚刚走,这会,怕是早出城过了十五里坡了,你说他有性命之忧是怎么回事?快说给我听听!”

蹋思吉从崔宁口中证实了袁子卿已经走了,马上站了起来,道:“崔叔,我们得立刻出发,追上袁子卿,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一边走一边跟你讲,总之,事不宜迟,我们越早追上他越好!”

崔宁一听,知道事情关于袁子卿性命,不敢怠慢,忙吩咐周山带路,与蹋思吉和几名庄丁骑了快马,急急忙忙向袁子卿追了去。

江南的夜似乎来得要晚一点,距离上一次马匪来打劫并没有过去多久,但是这个江南小镇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出了打退马匪小英雄的王府里洋溢的喜庆并未散去,虽然出了他们公子被人绑架而去的情况,但也就是一夜,他们公子又被平平安安完好无损的送了回来。

府中王老爷正在和家人商量这送家中公子去哪家大门派拜个师再提高点,也好在然后挣个好前途,光宗耀祖,原本家中是有两名不错的塾师,一名教五,一名教文,却在出了绑架事件后,两人都走了。

屋中的少年听的索然无味,也没什么插上话的机会,心里知道轮不到他发言,他要做的不过是遵从他们的意见就够了,便跟父亲告了个退,自个退了出来。

这些日他心情不是很好,读书习武均是提不起兴致,因为以前带他的两个师傅都走了,教他练武的曹先生,在他被绑架的第二天,便道家中有事,辞了他回许昌去了,另一名教他读书习字的陈先生,更是连辞别都没有变消失不见了,心中只道是陈先生只是临时出去有事,总还会回来的,于是替他保留着房中一切,每日都过来看好几次,总希望哪一次他再去看,陈先生忽然就回来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坐在窗前的书桌边写字,看他进来,高兴的喊道:“来,过来看看我新作的这篇赋!”,可是每次他去,房间总还是空空的,显然,他的陈先生还没有回来。

其实,他的陈先生已经回来了,袁子卿与冷紫陌挑了条小路,冷紫陌的马脚力好的不得了,

才走了一日一夜,两人便已经走回了这个他生活了不短时间的小镇,此刻袁子卿正和冷紫陌在王员外府外的小巷对面吃混沌,袁子卿很喜欢吃这个街边小店的混沌,便非要拉冷紫陌也来尝尝。

现在天色还早了点,袁子卿准备等王府中的人都睡了后两人再悄悄的进去,到他的房间取了东西再离开。

他不想惊动他们,有时候悄然离开,好过一场动情的离别。

冷紫陌似乎有什么心事,袁子卿大口吃混沌的时候她并不怎么动口,袁子卿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问道:“紫陌,怎么了?不和你的胃口?”

冷紫陌笑笑,摇摇头,道:“没有,这混沌味道挺不错的!”

“那你怎么不吃?有心事?在想什么啊”

“没,我只是在想,就这么离开了许昌,拿了东西我们再要去哪?”

“去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吧!”

“嗯?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

“是的”袁子卿放下筷子正色道:“去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去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到我们的地方!”

冷紫陌似乎也来了兴致,望着袁子卿道:“没有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那是哪里呢?总不会是仙境吧!”

袁子卿却笑着说:“没错,就是仙境,你听过蓬莱仙境吧?”

冷紫陌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袁子卿吃完最后一口混沌,张口朝老板喊道:“再来一碗!”

冷紫陌笑骂道:“你是猪啊,快说蓬莱仙境是什么!”

袁子卿嘻嘻哈哈的说道:“你别急啊,等我再吃一碗就有力气慢慢跟你说了!”

冷紫陌拍了他一巴掌,骂道:“没个正经,快说!”

袁子卿笑道:“好好,我说,相传,很久以前,渤海中有三座仙山,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为求大秦江山世代永固,个人长生不老,便慕名来这里寻找仙山,找寻长生不老药,他站在海边眺望大海,只见海天尽头有一片红光浮动,便问随驾的方士那是什么,方士回答他说这就是仙岛,秦始皇很高兴,就又问,这仙岛叫什么名字,那方士一时不好回答,忽然间海中有水草浮动,灵机一动,便有草名蓬莱做了回答,那便是关于蓬莱最早的传说了,但是,几百年来,却并没有多少人正在的到过配莱仙境,很多人出海寻找,可是明明看着那蓬莱仙境似乎就在眼前,却怎么也到不了,有人便说那蓬莱仙境其实是不存在的,所以他们才看得见它却找不到,其实他们都错了!”

冷紫陌似乎兴致高了很多,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们都错了?”

袁子卿面前这时已经上了第二碗混沌,他正准备先吃了混沌再讲,看着冷紫陌虎视眈眈的眼睛,只好咽了咽口水继续讲:“说他们都错了是因为这个蓬莱仙境确实是存在的,只是,那些笨蛋找错了地方而已,有一年我走到关外,碰到位天竺僧人,那人是位苦行僧,说是不远万里从遥远的天竺来大汉朝传播佛法,我听他讲过,出玉门关向西北行,有楼兰古国,玉门关和楼兰古国之间有一大片湖泊,名为罗布泊,蓬莱仙境其实是在罗布泊湖中的某个小岛上,世人看到的蓬莱仙境,其实是水雾中显示的一个假象,就像是,嗯,照镜子,对,真是的蓬莱仙境在铜镜中的显示,各个地方都有人看到了蓬莱仙境,找到的人却没有,那是因为他们看到的蓬莱仙境只是一个假象,真正的蓬莱仙境却在罗布泊中,而那天竺僧人刚刚好去过一次,并记下了地图,并且不巧的是,他见我那时萎靡不振,没有生机,对尘世似乎没有依恋,便给了那地图与我,叫我去寻了那蓬莱仙境!”

袁子卿似乎一口气说了太多话,口干舌燥,便端起面前的混沌喝了一大口汤,继续道:“对了,那天竺僧人还教会了我如何绘制地图,后来我也把我去过的地方绘成地图,这些年我去过好多地方,那些地图加起来有厚厚一本呢,这次回来,也要把这地图册带走!”

冷紫陌忙道:“那你袁氏宝藏的埋藏之处你没画成地图吧?总不会也在那地图册中藏着吧?那多危险啊!”

袁子卿笑道:“那倒没有,那藏宝图我看过后去了一次,后来安全起见,就把那藏宝图烧了,反正我对那些金银珠宝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不过,里面有好多古玩字画我倒是很喜欢的,可惜一时拿不了,只带了几幅出来放在院子里的房中!”袁子卿指指街对面的王员外府。

冷紫陌似乎若有所思,点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快吃吧混沌吧,要凉了!”

袁子卿也是心思在这碗混沌上,想到吃了这一次,以后去了西域,就在也吃不到了吧,一门心思想多吃几碗,哪知道天色已晚,老板已经收了摊子,就等袁子卿吃完这一碗混沌好收拾东西回家呢。

就这样,三人都没注意,街对面的王员外府,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熄灭了所有的灯火。

待袁子卿吃完这碗混沌,夜色更深,老板急匆匆的收拾了行头走了,只剩袁子卿和冷紫陌相依着站在夜色中,袁子卿笑道:“有你在,混沌也比以前香很多!”

冷紫陌笑道:“哪也不至于吃了三碗吧?你这样我以后哪喂得饱你?哼,我要重新考虑考虑要不要跟你走”

袁子卿忙道:“哎呀,没有很多啦。我以后还可以再吃少一点,放心放心,我很好养活的!”

就在这当口,原本嘻嘻哈哈的袁子卿脸上忽然面色一紧,眉头紧皱望着街对面的王员外府面色凝重。

冷紫陌忙问道:“怎么了?”

袁子卿闭着眼睛似乎在听什么,然后道:“不好,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还有人死掉倒下的声音,快走,那院子里出事了!”

话未说完,便拉着冷紫陌急行几步,找了处院墙高高跃起,跳入院中,而此时,院中没有一丝灯火,正是死一般的安静。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报复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报复小说
报复小说

老铁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报复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报复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穿越!王爷!后宫!神仙!重生!这种古代言情小说是不是一次看不过瘾。老铁文学网这次为您选择了最优质的古代言情小说。

查看更多>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每个人心中都一个关于武侠的江湖梦!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说里面的江湖侠客一般,仗剑走天涯,笑看江湖风云际会,老铁文学网,用文字带您走进一个武侠的世界!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