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笑醉宙游

笑醉宙游

笑醉宙游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2 16:26

评语:《笑醉宙游》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是一部非常难得的深度好文,不错,值得推荐,喜欢的小伙伴不要错过了。

标签: 穿越小说
由畅笔创作的短篇小说《笑醉宙游》,主角是慕容一笑,狡兔小说讲述了一个少年的一次偶遇,神奇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源生哮天地,笑醉巅峰云!经历了许多,同样也成长了许多。最终的绝世强者终于昂首大笑于天地之间,有的只是那一份信念:回家……

精彩章节

周末在匆匆的流云中猝然走过。转眼又是新新的一周。一笑除了还带有一丝疑惑,已经没有了几天前的恐慌。

“妈,我走了!”一笑匆匆的向母亲告别便骑着单车向门外行去。

“恩,路上慢点!”一笑的母亲在厨房内走出,关切的问候了一句。

“知道了妈!”一笑没有回头的回答了一句。

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一笑的母亲欣慰的笑了。

单车在绿荫道上快速的行驶,道路两旁的树木纷纷向着身后驶去。发丝被徐徐的风吹得来回摆动,尔一笑只有一个想法,这样会不会发生穿越?

“小飞,早啊!”

“一笑,早啊!”

来到了学校与同学之间互相的打了声招呼。随后便笑谈着安置好单车,回到了教室。今天将会有一场考试,考完后便放一个不短的小假期。

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坐在教室里,一笑闲来无事,便开始翻书来看。时间慢慢流逝……

随着老师的一声令下,考试开始了。紧闭双眼,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一笑静静地等待考试的来临。

时间缓缓…

放下手中的钢笔,最后一科终于考完了。前面考的还不错,虽然有些小遗憾,但一笑依然很开心了。悠闲地反复检查了几遍。

“考试结束时间到……考生请注意,考生请注意,结束后活动5分钟,回到自己的教室听后老师的安排……”结束的铃声响起。一笑停住了检查的动作。

收完卷几分钟后,整个班级的同学,纷纷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经过班主任的一阵寒暄,小假期终于到手了。

足足有6天的时间啊!这次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了。一笑心里也是颇为的兴奋!

一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天已经渐渐黑了,一笑仿佛依然嗅到了饭菜的香气和听到了母亲对自己的呼唤。匆匆的进入家门。母亲在正堂走了出来,帮一笑接过了书包。

一笑则将单车轻轻放好。然后便说笑着到大厅吃饭去了。两个人坐在小小的桌旁。吃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脸上都流溢出了幸福的味道。

一笑的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很少回家来陪自己,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和母亲一起的。虽然这样,但一笑从来没有怪过父亲,因为他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

美美的吃过了晚饭。一笑回到了自己的房内。简单的整理后,一笑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块被称为灵石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呢?”一笑虽然已经对手中的的所谓灵石的东西观察了好几天,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奥妙所在。

只记得瑰老所说的方法,一笑对其上的那个小凹槽充满了最大的兴趣。这些天来,面前的灵石只是在一笑接触时才发出幽暗的淡光。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变化。一笑实在很难想象得出这也能穿越?

要不要试一下呢?如果有危险怎么办?虽然面容稚嫩,但一笑是一个心思比较缜密的人,比同龄人更显成熟。打量着这个物体,一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难道真的如瑰老所说,我可以通过这个东西实现穿越?

旋即,一笑在床上一跳而下。匆匆的准备着旅程所需要的东西。

衣服、矿泉水、手表、零食、一个红木的奇怪小盒子…还有一张他和家人的全家照。

整整一书包的物品挺立在一笑的面前。做完所有的事,天已经很黑了。天空隐隐有明光闪烁。

一笑悄悄的来到了母亲的屋前。在窗户外看着正在忙碌的母亲。就这样怔怔的望着,恍惚嘴角还溢出一丝笑颜……

最后看了母亲一眼,一笑给母亲写了一封书信,然后用笔盒压在了床头桌上。信上的内容便是一些要出一趟远门,让母亲不要担心的话。

背起书包,环顾着四周。这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永远不会在脑中磨灭。似是又感觉到了那份责任的召唤。一笑面色宁静,毅然的割破手指,滴血入槽。

鲜血一经接触槽底,没有任何的反应,鲜血静静的呆在槽底。和一笑起初所想的风云穿越完全不同。

“难道瑰老是在骗我?”一笑满是疑问,一只手不自觉的摸向灵石。刚刚接触,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而至,就连周围的物品都纷纷颤动,仿佛马上就会飞过来,窗帘随风浮动。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一笑什么都没有想就往远处跑,可他哪是这股吸力的对手,身形变得渐而虚幻,身躯由于巨大的吸力被弄得分为扭曲。其上的鲜血也慢慢地向凹槽内融入。一抹强光闪过,一笑完全被吸入了灵石内,而那滴血滴也已然变成一抹淡红痕迹,灵石变得和之前没有差别。四周再度陷入平静之中。

正值炎夏,蟋蟀声在窗外草丛中响起。虽然响亮,但并不会让人感到刺耳,反而有些舒适与惬意。安详的月亮依旧是悬挂在夜空中。云中的星星闪闪烁烁,煞是安宁。一切就犹如从未发生。

然而只是持续了片刻,那块放在一笑床上的灵石轻轻颤动,发出微弱的光芒,其后再次闪烁强光,一个人影突兀般的闪现。竟然是慕容一笑!

不对!!

当仔细观看后,来者虽然是一笑,但身穿古衣,眉宇间的那份坚毅,充分的说明了,这不是刚刚离开的一笑!而是另一个一笑!

只见此人从容的走到床边,抓起那块灵石,嘴角微翘,喃喃道:“我应该已经开始旅程了吧!”让人完全理解不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反观一笑,在刚刚被吸入的一刻,便感觉自己失去了被吸入之前的那份挣扎,一种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而这时一笑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黑亮看不到尽头的隧道里!

“哇!真酷!我这是真的在穿越吗?这种感觉以前只在小说中读到,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可以亲自体验!”

看着这真实的画面、体会真实的感觉,一笑不免有些兴奋。随即发出了感慨。

这时一笑发现手中并没有将那块灵石拿来,刚刚还激动的心一下子坠下。

“我还要还给瑰老呢!怎么办?”

但只是片刻,一笑便想:既然瑰老可以找到我,那到时候就让他自己回去拿吧!但他怎么知道,那块灵石已经被另一个一笑收起来了!

一笑平静下心来,享受着这独具奇妙的穿越之旅。几分钟后,前方精光闪烁。和印象中的出口一模一样!一笑再次迸发出激动!

当一个人面临着奇迹,而且就是奇迹的始作者时,他会是多麽的激动!

亮光闪烁,一笑轻巧的落入一片陌生的天地。

还未等一笑为这新新的天地感慨时,却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已经全部射在了自己的身上,并且眼神中尽是一种疑惑、不可思议!

这也不是这些人对外来人都是这种情况,只是一笑的衣着仿佛有了那么一点不相像。因为那衣服可是21世纪的运动装。而反观这些人身上尽是穿着着类似于古代的衣服,长长的衣边在离地不高的地方荡漾。古朴的感觉油然而生。

“咦?他们一直看着我干嘛?这里是哪里?”一笑对面前这些人的疑惑并没有什么想法,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只是对此感到好奇,

因为面前这些陌生人竟然都持续的看着自己。一种尴尬的面色顿时浮上。

“那个……”一笑苦笑着脸欲言又止。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再看着我了?”一笑终于深呼吸后求问道。

那些人也开始纷纷嘀咕开来,尔一笑一句都听不懂。不顾所有人的注视,一笑匆匆的向一个人少的方向跑去。

经过30多分钟的狂奔,一笑终于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区域。无力的倚在一刻大树上。口中还在不停地喘息。

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液,从背包中拿出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将瓶子随手一丢,擦了擦嘴边残留的水渍。一笑那股紧张感终于缓了过来。

“呼……”一笑再次深深地呼出了一口热气。

旋即站立起身来。开始打量所在的环境。

这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空气颇为清新,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而其边上屹立着一个小小的亭子。一切都展现出一种祥和的味道。

突然脚步声渐进,一笑旋即转身,入目的是一位慈祥的老爷爷,背上背着一个竹篓,其内有几节短短的竹竿,旁边还有一把斧头。安详的眼神正在细细的打量着一笑。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似得,缓缓的脚步迈看,走了上去。弯腰捡起,原来是一笑刚刚所丢掉的矿泉水瓶。

一笑颇为疑惑:难道这里还有捡破烂的人?

那个老爷爷端详几下后又看向了一笑。开口道:

听到与之前如出一辙的语言,一笑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了。本来他还打算找面前这位老爷爷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呢!现在看来,一切

都不太现实了。

“老爷爷,你说的我都听不懂啊?”一笑打断了正在说话的老爷爷。

那位老爷爷很是疑惑的看了一笑一眼,旋即仿佛理解了一般,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头,旋即单手一挥。一笑只感觉自己的身躯悄然一抖,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感觉。

可当那位老爷爷再次开口时,一笑震惊了,因为他所听到的是汉语!

“你是不是叫慕容一笑啊?”面前的老爷爷从容的问道。

一笑点了点头,问道:“老爷爷,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刚才对我做了些什么?”

“瑰木那个老家伙托我在此等他的有缘人。想必就是你吧?你能听懂我说话,只是施展了一个小小的通灵术而已!还有,我名为飘竹君,你可以称之我为飘老。”飘老脸色颇为喜慰的向一笑说道。

“哦,飘老。瑰老是和我说过我是他的有缘人!”一笑心中对刚才的飘老的挥手拈来,便可以让自己通灵还是有些震惊,难道这就是法术?

一个疑问在一笑心中缠绕……

“恩!不错。这是什么?”飘老向这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空瓶子。

“哦,飘老,这是一个矿泉水瓶子。”一笑很是尊敬地回答道。

“是你带来的?”

飘老疑问道。

“恩,难怪我以前没有见过!有时间我也要去那里逛上一逛…”飘老竟然开始自顾自的嘀咕了起来。

“飘老?”一笑低声的喊道

“哦?”飘老从幻想中醒来。

“和我来吧,我先给你安置住处,等瑰老头子来接你。”转变神态后飘老又颇为严肃的说道。

“嗯!”一笑肯定的回答。初来乍到,能有个地方安置,再慢慢熟悉才是王道。

随即一笑随同飘老向竹林走去。

不到一会,他们便穿过了茂密的竹林,来到了一处幽静地域,一座竹房显现在一笑的眼前。

一笑新奇的打量了一下这里,木屋周围是一片竹篱笆,小小的院中还种植着许许多多一笑没有见过的花草。初日照耀,空气清新,环境颇为优美。忘记说了,一笑穿越来的时候是晚上,而到了这里却是清晨,因为刚刚的逃跑,一笑全然没有意识到。对于这些,一笑还是对当空的太阳感兴趣,因为瑰老曾经说过,那个太阳——是活的!震撼的消息啊!

“来。进来吧!”飘老已然到了门口,打开了屋门。轻唤着一笑。如果稍稍注意,那个被一笑遗弃的矿泉水瓶正紧紧的攥在飘老的手中,好似一个宝贝一样。

“哦!”一笑从欣赏的境界中恢复了过来。回答一声后与飘老进入了屋内。屋内装饰简朴,颇有种云外之境的感觉。

正门所对,是一张三尺长,两尺宽的挥墨山水图!其前是一张方正八仙桌,其上茶壶、茶杯团团而聚。桌旁是两把红木太椅。这番布局,和一些传世名家的味道颇有几分相似。

“好了,这段时间你就先住在里屋吧!现在你可以去收拾一下了!我还有一些是要去做,还有,收拾完后,给院子里的花浇一下水,记住,要从花蕊浇起,每朵花要浇三遍!”飘老看到一笑已经初有些了解了,就在一笑还在沉醉时一语惊醒了他。

“啊?浇花,为什么要浇三遍?还要从花蕊浇起?”一笑满是疑惑,这可和地球上完全不同啊。三遍?那还不把花浇死了。还要从花蕊浇起,那还怎么传播花粉?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

不过飘老是唯一可以给自己解释这一切的人,所以他还是默认了。

“还有……”飘老似乎没有看到一笑的模样,依旧自顾自得道。

“还有?”一笑一下子呆了,自己是要来这个世界做苦力吗?但既然有要求还是需要做滴!

“做完这些,把门外的柴再劈了!然后扫屋子,再把门外的落叶扫一遍…好了就这些吧!你先做着吧。我走了!”飘老好似是抓住了

一个不要钱的苦力,狠狠的歇了一把。随后走出房门,背起竹篓,向院外走去,越走越远,知道身影在视线中消失……

只留下了一笑一个人呆呆的在原地愣着,嘴角还颤喂着苦笑。

片刻之后,一笑缓过了神来:就当是孝敬老人吧!~

说干就干,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时间也快速流逝……

夜晚终于赶在太阳消失那一刻降临了。劳作了一天的一笑沉重的身躯重重的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上,立刻一种舒适之感在每个细胞的呼啸中传来。但腹中的饥饿却让一笑并没有那么的好受。

背包中带来的食物已经被消耗殆尽,此时一笑可谓是又累又饿!可飘老却在早上走后一直没有回来。

一笑不免有些委屈,但又不能哭出来,因为他是一个男子汉,金豆是不能随便掉的。

“呵呵,小子,饿坏了吧?”正当一笑不知所措时,一个含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笑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身影依然闪现在了门内,除了飘老还能有谁?

完全回过神来后,一笑颇为的惊喜。因为这代表他终于可以吃上饭了。

“好了小子,你不用这么乞求的看着我了。食物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看着一笑那双渴望的眼睛,飘老当然猜到了一笑的想法,也没有挑逗一笑。随即将竹篓从背上拿下,一笑赶忙起身帮忙。

飘老看到一笑这么急切的摸样,不免有些好笑。在竹娄中轻轻翻动,随即像是发现什么一样,从中拿出一个荷叶包递给了一笑。

一笑急切的打开了荷包,里面正是一只烤的香气淋淋的鸡肉!

一笑仿佛没有看到飘老在一旁一样。对着面前的佳肴一顿狼吞虎咽。

飘老笑看着他,轻浮飘然白须。然然点头。

美美的享受完了晚餐,又加上一天的劳累,一笑随便的向飘老问候后便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倒头睡下了。梦乡中,一笑的脸庞显现出丝丝笑容,让人很容易想到他肯定在做一个很好很好的梦。

夜晚时分,飘老缓步走到一笑的屋内,就像当初一笑母亲看他一样的看着他,嘴角忽而还闪烁着点点笑泽。忽然淡光一闪,一个身影闪现在飘老的身边。

“老家伙,你总算来了!”飘老很是欢喜的问候道。

“呵呵,老伙计,有缘人在此,我怎能不来呢?”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称一笑为有缘人的瑰老!

“老家伙,你为何不带着他就此去做那件事?为何安排在此?”飘老有些疑惑的问道,但脸庞的笑容依然在。

“他需要一个锻炼的过程,不仅是身躯,更重要的是意志与心理!”听完飘老的疑问,瑰老很是郑重的说道。

“那、老家伙,你的意思是让我来锻炼这小子一下?”飘老试探着问道,但脸庞的奸笑却躲不过瑰老的眼睛。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下次再去好玩的地方一定带着你!只要你完成这件事!”瑰老依旧镇静的笑道。飘老左一句老家伙,有一句老家伙,

任谁都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那份关系!

“嘿嘿,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还是你最了解我啊!这是包在我身上了,这小子我看了一下确实有点资质!”飘老见愿望以定,也是颇为欣

喜。但终归不是一笑的资质问题,而是可以去别处游玩,体验新鲜。对待飘老来说,这可是充满诱惑的。

“只是一点资质吗?我寻走了上万个地域,才发现了这一个拥有本源体质的人。可谓是亿中无一,岂止是有一点的资质。若果他可以成功的

走过这条路,我相信他将会成为前无例的强者,而且也会是后无来者!”瑰老很是鄙夷的看了飘老一眼,随即自豪的畅怀道。那种神

情不比获奖差到哪里,反而过之无不及!

“老家伙,你认为他真的可以吗?他可是个连经脉都还未开发的毛头小子。”飘老此刻也显得有些惋惜了。因为一笑虽然可是算得上唯一一个适合的人,但他从未了解过这里的生活,要说突然适应并且熟练,很是有些困难的。

“呵呵,我瑰木自从千年前天地异象后,便预示到了源灭之际,千年的探寻欲寻找又怎会只化作笑谈。老伙计,你应该相信我的眼光吧?”

瑰老含笑狐疑的看着飘老。

“恩!”飘老点头应许

“还有,他们好似有了一些行动!”旋即飘老脸色变得严肃,轻声诉告瑰老。

“哦?他们又有什么行动?”瑰老听后脸色忽暗忽明,好似飘老口中的势力确实有些麻烦。

“经过我的秘密观察,他们最近好像在四处寻找着什么。而且好像很急切!”飘老的语气再次回归镇静。气若伏熊般的从容答道。

“若不是百年前因为落败,我的实力被他们的殿主封印。怎么会沦落至此……”说到这里,一副决斗的场景浮现在了瑰老的脑海中。

回忆……

三百年前,一座挺立城堡下,瑰老手持法剑,意气风发。身上血迹点点长长的黑发随风飘散,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城堡中部血椅上的黑

衣人。周边黑气飘渺,竟然好似要凝为实质一般,周边尸体纵横,鲜血却未曾在法剑上沾染丝豪。天空阴沉,乌云笼罩了整片苍穹……

黑衣人发丝蓬乱,眼角两道鲜红,唇色黑紫,身着蓬松黑袍,手扶倚栏,都发出一种邪恶但颇有王者气息的味道。

瑰老身旁,飘老正在小心的侦探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噬源圣!你该醒悟了吧?你难道真的想让源灭之际毁灭一切吗?”瑰老声势浩大,但其中有不免有些柔情。就这让直盯着噬源圣!

“你认为这可能吗?我噬源圣想做的事从来没有人可以阻止!哈哈,从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噬源圣每一句的回答似乎都和天地之间产

生了某些联系,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样!源圣强者竟然可以与天地相连!

“看来只有一战了!”听过噬源圣依然不回答。瑰老手持法剑飞身而起,向噬源圣冲去!飘老也正待飞身而上,却突然被虚无空间出现的两

个黑影拦住。他们竟都和飘老一样是源帝!而且其中一个还要比飘老更高一等!飘老旋即被缠住了。

噬源圣似乎丝毫不在乎一般,对待眼前的威胁一动不动!

人到,剑落!

“什么?”瑰老突然身形向后倒去。因为刚刚剑即将落下时,竟突然的发现噬源圣的身形消失了!

站稳身形后,一个浩荡的声响在四周苍穹中传来

“瑰木,念你与我是同出师门的份上,我便不再取你性命,封印你五成实力以示警戒!”话罢,一个无形大网突然在瑰老的上空结成,还未

等瑰老行动,便已将其牢牢锁住。随即融入身体内。瑰老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实力依然下降了整整一半!飘老因为被缠,一时脱不了

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瑰老被封印。封印已成功,两个黑衣人狠狠的给了飘老一合力,身影后侧,互视一眼后,身影一闪,阴笑着消失了

身影。飘老则吐血倒下了地面,身体内的源气竟然也被打散了不少。重重的摔倒。好一会才忍痛起身。

瑰老可也是一个真正的源圣,虽然是初级,但和噬源圣这个高级源圣比起竟然差了这么多!源圣之间的级别差异如此之大!

而被封印后的瑰老第一时间查看体内的源气时突然发现已经降到了源帝中级!

“你对我做了什么?”瑰老反应过来后向苍穹内嚣喊道。

“这是我用千年时间所悟出的封印大法,你作为第一个实验者,是莫大的荣幸!”洪亮的声响在苍穹一遍遍回荡。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的话你也否认不了!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下次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只闻其深不见其人。

飘老一瘸一拐的忍痛抓住瑰老的胳膊。“快走!”

瑰老愤愤的叹了一口气,和飘老互相搀扶向远处飞去!待身影消失,噬源圣的声音再次在天际响彻。

“哈哈!没人可以阻止,我要突破,我要成为醉源神!阻者必死!哈哈…”忽而雷声大作,闪联迅猛……

瑰老从回忆中醒来,轻轻的拍了拍飘老的背部。笑而不语。而飘老似乎看出了其中之意。扭头看向天际。流星闪及而逝……

他们此时已经下了一场最大的赌注,不知谁将会成为最终的赢家?

清晨的阳光永远是最美好的,普照的光芒隔过竹窗映照在一笑的床榻上,但其上已然没有了一笑的身影。细听,一声声木头撞击的声音在门庭外传来。一笑正在卖力的劈着柴。初日的光芒在一笑的脸庞留下一丝红晕……

“小子,跟我过来!”站在门口注视一笑很长时间的飘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向一笑喊道。

“哦,马上!”一笑在听到飘老叫他后,立马回答道。随后他将手中的木头劈开后,便放好跟着飘老进入了房内。他很疑惑飘老为什么叫他,但又马上认为一定是又有什么活干了,自己当真成了免费苦力了。

“给,拿着……”

飘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灭了一笑那一丝幻想。

“哦,飘老,这是什么啊?”入手的是两本薄薄的书。一笑不免有些惊讶,难道还要学习,是不是还有考试啊?

“你手中所拿的《劈木斩》,是一本金系黄阶中级战技,练至大成,有开山之能。那本《驭水决》,是一本水系黄阶高级战技,练至大成,有控制周边万水的能力。由于你现在还未开发经脉,所以先学习一下基本动作吧,虽然不及源气的带动,但威力也是不能小觑的。”看到一笑的疑惑,飘老侃侃而谈。

“《劈木斩》……《驭水决》……直接说想让我帮忙干活不就完了吗?”一笑垂下的眼皮几乎已经将整个眼睛挡住了。鄙视的气息油然而生。

“小子,你不愿意吗?很多人求着我给他们战技呢?我白送诶你,你还不领情。”飘老表现出了一种非常委屈的摸样,但嘴角的那抹得逞的笑意却没有逃出一笑的眼睛。

再一次狠狠的在内心鄙视了飘老一眼,一笑愤愤的拿起两本书向庭院走去,任亏般的练起了他的第一本战技——《劈木斩》。

懒散的靠在一块木桩上的一笑,手中正拿着那本《劈木斩》在认真地揣摩。眉头的紧皱程度,显示出一笑的困扰。

稍过片刻后,眉头稍舒,一笑坚定的拿起立在柴边的斧头,按照书中所画的招式印象开始了练习。笨拙的轻挥着斧头,却怎么也达不到书中所写的那种境界。

但随着持续的练习,还是有某些进展的,越来越流畅的动作潇洒淋漓。而这个战技便是要求练习者达到一种缥缈的速度,从而达到迅捷而战,及防御与攻击为一体。

时间缓缓度过,一笑已然不知疲倦的挥舞了将近两个小时。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伴随着最后的一丝力量的流失,一笑终于受不了那份疲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没有源气的帮助,纯力量的练习,真的很累人,如果不是一笑体力很好,恐怕那两个小时也是万万坚持不下来的。

待体力渐渐恢复了一点后,一笑再次打开了《劈木斩》。

“这本书中的要求是要‘人器合一’,以人为器,以器为人。意识上要与手中的武器真正的融于一体,可究竟怎么样才可以做到啊?武器又没有意识……”一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书本合住,闭上眼睛静静地思考。由于这本书的要求对现在的一笑来说很是困难,及时纯力量达到了,但还是不能满足条件。因为他还需要使用者与武器产生共鸣。一笑为此煞是苦恼。

“要是我去想象它有生命,是不就可以达到人器合一了?”

“没错,就是想象!”一丝灵感再次将一笑的笑容激起。好似忘记先前的疲惫一般,一笑“腾”的一下从地上跳身而起。

斧头再次入手。挥舞再次开始……

挥舞的斧头在空中划过条条幻影,一笑已然完全沉浸在了一种忘我的境界。越发流利的舞姿将这片天地渲染,仿佛一笑便是这天,这天便是一笑……

依旧在沉浸,一笑在这种境界中不能自拔,也不想就此停止,因为他明白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境界,也许这一次的错过,下一次便不知道何时才会再次有了。

忘却了累,忘却了挥舞,忘却了这片天……

竹门口倾斜出半个身影,他一手扶着长长的胡须,一手负背而立,脸上尽显一丝欣慰笑容。来者正是飘老。

斧头在井然的按照战技上的流程挥舞,仿佛在空气中凝聚了一个罗盘,久久不能散去,久久不会散去……

忘我的挥舞终于在一声厉和中停止……

一笑停止手中的动作,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双腿一用力,身形腾空,紧握的重斧狠狠的劈在了面前的一块巨大木桩上。但脸上的神情却又是那么的自若安然。

声和、斧到、木裂……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从停止挥舞动作,再到睁开双眼劈斧而下、再到木桩中裂,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其的爆发力确实不容小觑的。

飘老的眼光也在这时含满了惊讶,不自觉的喃喃道。

“这小子,领悟力也太好了,而且潜力也很强悍,如果不是他的身份特殊,真恨不得把他收为徒弟啊!”

当然,这句话一笑是听不见的。在他劈下那一斧头之后,便感觉浑身脱力。斧头无力的坠落在地上,砸出了一条虽短却深的沟壑,而他再次坐在了地上。

“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好奇妙。我仿佛真的与斧头融为了一体。我好像感受到了他的一丝战意……”一笑深邃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成果上——裂开的木桩。

一只手轻扶裂痕,脑中万千想法闪过。

“战技的修炼竟然可以大大的提高自身的爆发力和节省体力,真是妙啊!要是放在平时,我那般胡乱的挥舞,恐怕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吧!”一笑虽然力竭,但依然将笑容挂在了脸庞!一种满足之感浮上心间。

而在旁视看的飘老轻点头,旋即身形竟开始变得虚幻,眨眼间便消失了身影。

“《劈木斩》我已经练到了第三层,再往后的两层便需要源气的支持了。”一笑从身后拿出了那本《劈木斩》战技,这可是自己所学习的第一本战技,纪念价值很高的!

再次熟悉了一下后,一笑拿出了那本《驭水决》。

随即不由的翻了翻白眼:学完这个干活肯定更麻利了!

“呼……好累啊!明天再学吧。”一笑再次深深的呼出了一口热气,拿起两本战技站起身来。

天色马上便要暗下来了,一笑拍拍身上的土,就想往屋内赶。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脚步嘎然而止,缓缓的扭过头,看着那一大座小山般的还未劈的木柴,脸色陡然煞白……

又是新新的一天,出生的阳光毫无阻拦的照在一笑的身上。沉睡的身躯仅有那么一种娇态。

一笑的眼皮轻跳几下后缓缓睁开,懒散的身子也随之而动,翻过身来,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后猛然坐起身来。

3个小时的睡眠显然不满足一笑的生物钟要求。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做啊……

为了让自己尽快的驱逐掉睡意,一笑迅速的便进入了忙碌状态。

穿衣、整理、洗漱……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30分钟之后……

一笑手持一个浇花漏斗,眼睛盯着一本书正在认真地阅读。

这本书自然是今天要练习的战技——《驭水决》。

“呵呵,很有意思啊,竟然可以置身于外的控制流水,要使用这种方法洗澡的话,不是带了一个流动喷头了吗?”一笑看着《驭水决》的介绍,不由得开始了美美地幻想。

“可是……”一笑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也太难了吧!”苦瓜般的脸显现出一笑的无能为力。

“还是需要源气,哎,看来我看、还是只能干些力气活了!本来还想来此探险,没想到给人家送来的免费的苦力。命苦啊……”深深的发出了一声感叹,一笑也没歇着,赶忙开始按照书中的步骤练起。

一笑将浇花漏斗举起放进水桶内,这时才看到原来那个漏斗竟然没有底……

轻轻的将无底漏斗放在水面上,一股强大的吸力顿时将整个面吸附在水面上。一笑轻轻的将漏斗压下,水慢慢的在漏斗底进入。当到一半处时。一笑猛然将漏斗提起,带着那半斗水瞬间在抵抗吸力后腾空而起。

但结果却是,漏斗刚一离开水面,里面的积水便一泄而空。

但一笑比并没有气馁,速度一次次加快,力道一次比一次猛。慢慢的,腾空的高度在逐渐增加。

其实在没有源气供应时,这个战技飘老只是想训练一下一笑的速度而已。顺便利用水的吸力训练一下力量。

时间再次缓缓而过。腾空50厘米、60厘米、65厘米…

“呼…”一口热气被迅速吐出。一笑随便找了个地方便坐了下去。已经持续练了两个小时了,一笑已经可以在水未流光之前提高80厘米了。

“额,好累啊!早知道就不来这个鬼地方了!命苦啊……”发了几句牢骚,休息片刻后,一笑再次跳起身来,开始锻炼。

又是无时间观念的一次锻炼后,一笑提了一桶水来到那些奇花前开始实习。

冷静的将漏斗放在了水面上,即刻猛然一提。水柱陡然而起。蛮力的使劲一挥,整斗水全部洒在了一朵花之上,倾碗的水柱瞬间便将花朵打倒在地。

一笑瞬间心惊,看四周无人,急忙将漏斗一丢用双手将其扶起,但刚一扶起,就又再次倒下。

反反复复几次后,一笑只好心一狠,将那多残花一把拔起。

其实并不是花有多大的价值,而是这可是飘老的最爱啊,如果一个不小心,晚饭可能也就跟着“不小心”了。

正当一笑小心翼翼的要将花掩埋时。一声叫嚣在身后响起。

“臭小子,你做了什么?”来者自然是飘老。

一笑掩饰不得,只好坦白从宽。

听着一笑的道歉,飘老却突然笑了,而且笑的很是奸诈……

奸笑声过后,飘老的整个脸色陡然发生360度变化,从顷刻后整个脸上的肌肉挤压程度看来,离哭恐怕不远了!

“臭小子,你竟然敢损害我最爱的花,我不活了!”

说着,飘老竟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动作之快,步骤之流利!

反观一笑哪里见过如此场面,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接受飘老的滔朗指责,没想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飘老,对……不起了,下次我小心,您不要哭了好吗?”一笑实在被眼前的乱景弄得一无所措了,赶忙开始了道歉。

“我要你赔我得花……啊啊啊啊….”飘老似乎将一笑的道歉当做了耳旁风,不依不饶的哭嚎着。

终于,片刻之后,一笑承受不住这突兀的场面,“哇”的一声也哭开的,顺势坐在了地上,和飘老正好背对背,两人便这样一直的哭啊啊哭啊……

哭出了乾坤九转……哭出了苍穹汗颜……

“你小子哭……哭什么啊!!”飘老在这场持久战中自然自若安然,对于他这种老顽童般的存在,这也许是很好的“野蛮战术”。但长时间僵持也不是办法,所以他想尽办法想快套出那句话。这也正是他如此做的目的所在。

“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啊!飘老,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哭了,我向你道歉行吗?”哭是哭了,但没想到一笑根本没能理解自己到底为了何而哭?

“道歉管个屁用啊你能赔我那朵花吗他可是跟了我十几年的老朋友啊我的小白啊你死的好惨啊可怜我老无用啊不能为你伸冤啊!”飘老非常流利的说出了长长的一句话,中间甚至连一个顿点都没有,此刻就连微风都为他汗颜……

“飘老啊,虽然我不能让他起死回生,但我可以帮你再种植一株啊,可不可以啊?”

哭泣声依旧……

“不行!”非常坚定有力的语言在飘老口中啸出。口气之坚定似乎不给一笑丝毫的机会去弥补那个貌似错误的“错误”。但此时,一笑又怎么能想到这只是飘老的一场小阴谋啊……

“那你提什么要求我都做到好吗?”一笑已经完全的把整张脸都哭花了,这恐怕是他这辈子哭的最多的一次了。眼部由于泪水的不断刷新,竟略微有些红肿,并且他已经哭得好累,但他却不能停下,而且也根本就停不下了,“惯性”正不断地延续那般刺耳的哭声……

“嘿嘿,等的就是你这句!”

一笑的话刚刚出口,飘老竟然瞬间停止了啼哭,兴奋地从地上跳起身来。

从一个小孩瞬间改变成一个老顽童,这得需要多大的能量?

“这可是你说的啊?”飘老面带奸笑,反问一笑。

泪人般的一笑看到飘老的表现,瞬间明白了了什么,哭的更狠了,但还是履行诺言。

带泪析出:“恩,我说的”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门徒了!”

飘老很是自豪的说出。

“什么?门徒?”一笑颇为震惊,哭泣声也嘎然而止。面带疑惑的看着容颜换发的飘老,完全看不出有刚刚哭过的痕迹。

“对,就是门徒!”飘老其实是可以直接要求一笑成为他的门徒的,而一笑也会答应,但对于瑰老来说,这是不可以的,因为要想实现那个期盼,一笑是需要加入那个门派——天源门!曾经的本源大陆第一门派。

当一笑弄坏那朵花时,飘老便想到了这个让一笑自愿的方法来收其为徒。而后来便可以说是他自己要拜师的。

不管以后可不可以一直做一笑的师傅,但能够收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徒弟,那也是一份不小的纪念啊。

“愿不愿意?恩?”飘老脸庞的晦暗已经完全隐藏不住了,笑声也不能再止。

“恩……好,我愿意!”一笑自知除了这个方法已经没有其他可以补偿飘老的了,他可是大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当,所以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肯定的回答道,但看到飘老那诡异的笑容,他的心里不由的颤了一下。

“真的?”飘老再次追问。

“恩!真的!”说完后,还未等飘老的话说出口,一笑便按照平日在电视上所看到的的方式双腿跪地,爽快的磕上了三个响头。

飘老也甚是高兴,连忙扶起面前的前途无量的徒弟。脸上的笑容由诡异变成了欣慰。并且更加显得浓郁。,“好好,我飘竹君今生只收过2个人为徒弟,可惜他们都……”飘老在说出此话时,笑容已经减去了大半,等到话语断却时,笑容已然不复存在。

“不提了,你今后便是我飘竹君的三徒弟,我会竭力培养你的!我相信你将会成为最让我自豪的徒弟!”飘老的笑容再次来访,仿佛常客一般。很是自豪的对一笑脱口而出。

“飘……师傅,你刚才说的什么两个徒弟?”一笑对飘老的话很是疑惑。急忙问时,不由出了口误。

飘老眼中精光一闪,随即消失,依旧是深邃的黑瞳。

“呵呵,是不是喊师傅不习惯啊?没关系,你还是叫飘老好了!”飘老似是毫无顾忌,反而任由一笑去叫,只要名义上是师徒关系就够了。

“飘老?这好像不大好吧,您可是我的师傅啊!”一笑很是尴尬的问道。

“我没告诉你吗?喜欢叫什么,叫什么顺口,就怎么叫,磨磨唧唧的!”飘老的老顽童性格一下子将一笑给压制住了。

“哦,好吧,那……飘老,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一笑依旧很是疑问。不由得再次追问。

“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他们是你攀登的典范!”飘老的话直接的打散了一笑的疑问。随即说了一句让一笑摸不到头脑的话。

但说完,飘老的脑海中敏捷的搜索到了那个画面,焰宗上下,百年前的腥风血雨……

美美的一觉只把这几天的疲劳完全驱除。一笑想着昨日飘老竟然取消了他的一天工作,由此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不由得微笑浮现脸庞。

朦胧的眼睛也在片刻的沉寂中睁开,但入眼后一笑竟瞬间暴跳而起,潜力不可比拟!

因为,飘老整面对着他笑,一种让他感到很不自然却又有些温馨的笑。只笑的他内心深处的小闹钟咚咚乱跳。

“师……哦,飘老你什么时候来的?”一笑稳定心中的一丝惊讶,试探着问道。

“刚来,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有打扰你,你一定做了什么好梦吧,刚刚还笑的那么甜?更我说说吧。”飘老的微笑不变,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期待与好奇。

“哦,那个……我,没有啦,只是睡得很好,所以有点高……高兴。”一笑对待飘老的这般温馨话语深感不适。吞吐声渐繁。

“恩?这就可以领你高兴?”飘老的脸上瞬间写满了疑惑,不满的看着一笑。

“是的,就是这样!”

“嘿嘿,那没事了!”听到一笑肯定的回答,飘老再次满脸笑容,变化速度只让的一笑瞠目结舌。

这就是传说中的“变脸”吗?

“那个,飘老,我要去练习战技了,你没什么事了吧?”说完后,还未等飘老回答,一笑便开始寻找衣服,他要赶快脱离这个地方,一个让他感到发寒的地方。

“咦?我的衣服呢?”一笑这时才突然发现,他竟然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了。

“就是你穿的那一身吗?哦,那个被我收藏了!”飘老也很快明白了一笑的想法。

“收藏?我的衣服?那我穿什么啊?”一笑感觉自己处在了一个非人的世界,一切都是幻影。

“哦,你等下!”听完一笑的苦,飘老回答一声后便转身出了房间,片刻便返回了,手里还拿着几件衣服,但那衣服却好像是……

“你试试这几件吧!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看看合不合适?”飘老脸上的微笑仍在,细语问之。

“哦,好的”一笑伸手接过那几件衣服,却突然发现这种衣服有点像古代平民的那种衣服,完全脱离了他所生活的时代。

但转念一想,若果自己还是穿着从地球带来的衣服肯定会被别人比喻成怪人的。还是入乡随俗的好。

想着,便将衣服穿在了身上,没想到正合适,一个新新小古人从此诞生了。

“好像还是有些别扭,哎,不管了,适应一下就好了,不过,好相处在身上还挺舒服的..”边穿着,一笑还在肚子嘟囔着。

穿好后,一笑自视还不错,颇有点古风秋影的感觉。

“飘老,我先去了!”一笑整事了一下后,便向飘老告知自己要去练习了。

飘老没有阻拦,只是说了声“恩”,一笑便一溜小跑来到了院内。

《驭水决》——开始修炼。

东西再次准备在了一笑的眼前,闭眼、吸气、呼气、睁眼。

精光一闪而过,一笑郑重的提起了漏斗。

依旧是那些动作,有了昨日的经验,一笑可谓是对步骤手到擒来。

终于,短短片刻,一笑郑重的再次提起,挥舞……

水点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那些花的花瓣上。阳光下,不断闪现出条条亮光闪烁。花朵因为水的灌注,显得更加妖艳。似是要发光一般。

《驭水决》纯力量,练成了吗?

一笑眼中荧光闪烁。

事实证明,《驭水决》真的小成了。

飘老在门口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欣喜。

“这小子,老夫没有收错,是个好苗子,两天时间,练就两个战技,可谓是天才啊,况且还没有源气支持,若果有的话,会不会……”

“真的练成了,辛苦终究没有白费。”一笑也笑了,笑得很灿烂。

随后,简单停歇,一笑再次挥舞,他要将着个小成真正的牢固。

一个小时的修炼转眼而过。一笑也停止了练习。正准备回屋休息,却听到了飘老的喊声。

“小子,过来。”

一笑不由心中一咯噔,赶忙下意识的看向那些花。

没有毁坏一朵花啊?

“我让你过来听到吗?”

飘老看见一笑的无动于衷,不满的再次喊道。

“哦。”一笑从无知中醒悟过来,赶忙回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飘老,您找我有什么事?”一笑胆颤的问道。

“嘿嘿,你小子不用这么怕我吧?”飘老的脸上哪里还有不满,完全是笑容云集。

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顽童啊。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准备一下,明天就去后山历练一下,提高你的生存力和体力。”

飘老很是爽快的说道。

“历练?”

“对,你现在太弱了,做我的徒弟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够,所以你需要一丝锻炼,不仅是肉体哦,还有心智。”飘老看到一笑的惊讶,笑着说道。

“嗯?”一笑表现出一种不屑的表情,就面前这个弱不经风的老头,竟然说自己不够做他徒弟的,若果不是毁了那朵花,谁稀罕做这个老头的徒弟……

“这小子……得找机会让他服我啊……”看到一笑的面部表情,飘老轻声念叨。

“还没有明白吗?就是你-太-弱-了,所以你需要锻炼……”

飘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哎,这个老顽童又想怎么整我,不会是打着历练的话再让我出苦力吧。”

边想着,一笑脸上的不屑与鄙视被完全写满。

“历练对你是有好处的,你可以在一个完全安静的环境内得到最佳的提高,从而达到老夫的收徒标准……”飘老似乎并不在乎一笑的沉默,继续自说自得。缠缠不休。

一笑还在沉默……

“……你去的地方是后谷,那里有各种的草树,还有一些低阶的动物与魔兽,很适合你这种新手锻炼…”

依旧是沉默以对。

“……那里空气清新,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可以让你全身心的在享受中磨练自己……”

终于一笑忍不住了,他多么想飘老未曾给他“通灵”,那样他就听不懂这一切,但是事实,他听得懂,而且还必须得听……

“好好,我去!”一笑的极限被一连串的唠叨所打破。

“咳咳……早说嘛,害我老头子说这么多的话。”突然被打断的飘老虽然脸上表现出一种反噬般的模样,但依旧无法掩盖那份笑意——奸笑。

“什么时候去?”一笑耷拉着脸,双眼皮即将遮住双眼,有气无力的问道,语言中充满了鄙视的味道。

“咳、嗯……随便,现在去都可以!”飘老展现出一种爽快的样子。但心里却高兴地想着:老夫自创的《劝决》依旧是宝刀未老啊!

“额…那就今天晚上吧,我先去整理一下。”

话罢,一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傍晚时分,太阳映出血红色,静静地盘坐在山的顶峰。周围尽是五彩的斑云环绕……

“准备好了?”飘老轻装出阵,盯着一笑流氓般的问道。

“恩,我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去了吗?”一笑轻声问道。

“给,带上这个!”话罢,一个物体从空气中划过,一笑反手一抓。看过之后原来是一只很普通的荷包袋。

“这是给你的储物袋,里面有几件武器和三枚丹药,还有一件护身衣,你以后若是若什么东西就可以放在里面。”飘老讲解道。

听完后,一笑感到颇为震惊。

就这么一个小袋子就可以装这么多的东西?

仔细地打量手中的小袋子,完全中式的荷包样,只是上面有着很多费解的符文,通体湛蓝色。两头的绳头静静地下垂,一笑试图拉开看看,竟然丝毫也拉不动。

“小子,你以为这是普通的绣花荷包啊,这可是本源大陆独有的储物袋,虽然你所拿的是下品的储物袋,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普通的人只能将其作为奢望,你能免费得到已经是万幸了。”

似是看透了一笑的惊讶,飘老自豪的侃侃而谈。

“飘老,那为什么你不给我一个中品的活着上品的呢?”

“你……”看着一笑那般欠揍的模样,飘老竟也被汗颜的说不出来话了。

不是他不给一笑一个好的储物袋,只是因为他常年的隐居在此,虽然偶尔会出去寻觅一下轻松的感觉,但由于常年没有经行物质交易,所以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储量,连他自己都还只是用一个中品的储物袋。

“等你以后有实力了自己去争取,别老依靠别人。”飘老回过心情后,脑筋一转,应对到。

“额……”一笑虽然表面上一种不满意,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原因是他拥有了一个在地球上独一无二的储藏库。

“还有,你现在还不能修炼,还没有源气支持打开那个储物袋。”说完,飘老轻挥手间,一丝奇妙的力量从一笑的额头处进入,瞬间,一笑便感觉到了嘴中泛起一丝舒畅之感。

“怎么……”一笑疑惑道“刚刚传了些源气给你,你以后可以通过向储物袋吹气的方式取出其中的东西。”

刚刚说完,一笑便取出储物袋,欲要向上吹气实验。却被飘老的声音止住了动作。

“不过只有十次机会!”

听完后,一笑赶忙停止了动作,将那口气狠狠的咽进了腹中,一阵不好受的感觉传来。

“好了,走吧。”飘老不再理会,挥手喊道。

“哦。”一笑清嗷一声后,跟上了飘老的脚步。

出了小院,依旧是一笑来时的竹林,这些天他除了在院内干活和练习战技外,竟然忘了外面的清新小世界。

“呼……和来时一样的清新!”心情好了,感觉自然好,一笑完全应征了这句话。

刚开始一笑稳稳地跟在飘老的身后,但他却没有感觉到飘老的速度在慢慢的提升,只是感觉跟上去开始有些吃力。

飘老的步伐看似慢悠悠的,但速度却已经达到了一笑的极限,一笑已经从一开始的慢走成了快跑。

“那个,飘老……你能不能慢点?”一笑已然没有了多少的力气,即刻服软,向飘老问道。

飘老却并未对其理会,依旧以同样的速度前进,且速度还在不断的增加,只是肉眼丝毫看不出来。

一笑见飘老并未理会,一咬牙,径直追了上去,不在说话。

瞬时……

丛林中,一老一小在先前行进,老人慢悠悠的踏步,而青年在奋力的奔跑……

又是半个小时的奔程,一笑终于耗光了最后的一丝力气。

无力的依靠在一棵巨竹上,并且缓缓地下滑。临近坐地时,一股莫名的力量竟将其稳稳地抬起,旋即猛然一抬,一笑瞬间再次站起身来,并由于惯性向前扑去。

“啊……”一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狗啃泥的形象再次回访。

“起来,取出你的储物袋中的浅黄色丹药服下。”飘老的身影停止在了一笑的远处,但眨眼间,身影消散,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一笑的身边,这时声音才徐徐而到,飘老的速度竟然比声音还要快!

并且在他的嘴角处还出现了一抹弧度:这下他该服我这个师傅了吧!

一笑竭力的站起身来,他还在为刚刚飘老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很是震惊,心里不禁默默念叨:这还是一个弱不经风的老头吗?

因此他现在很听飘老的话,可以说是真正的服了。

一笑艰难的拿出那个储物袋,向其吹出了一口气,瞬间,一股奇异的感觉再次燃起,一笑的嘴内有一丝气态莫名物随着体内气体的呼出,也一并出来了。

这就是源气么?

那股气态物质接触到储物袋后,并没有发生一笑想象中的突然打开,而是一笑突然感觉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信息。

信息中是一副立体的图片,一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内有着几把武器,一件衣服,和三枚小巧的丹药。

没顾着心中的惊讶,一笑眨眼便在三枚中搜寻到了那枚丹药——浅黄色的丹药。

可这时还没等一笑高兴,一个头疼的问题“驾到”。

找是找到了,可是又怎么取出呢?

正当一笑不知所措时,一个声音响起。

“想着你所要的……”说话的人自然是飘老。

一笑赶紧按照飘老的话去做,心中默念“浅黄色丹药”,储物袋中的浅黄的丹药淡光一闪,随即没了影子。

有的,只是一笑手中一枚龙眼大小的丸状物体。

一笑脑海中的景象也随着一笑的意识而消失,盯着手中的丹药,一笑似是不敢相信的张着大嘴。

“小子,你的意志也太弱了吧,本源大陆之上各种你没见过的多得是,若果你每次都这样,恐怕迟早会神经的吧。”飘老的话中似乎还有一丝笑意。

“恩?”一笑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傻傻的笑了几下,但显得颇为的吃力。

“哦,知道了,我下次注意。”一笑抱歉般的说道。

“恩,继续赶路吧,前面就是荫蔽山谷了,也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飘老的语气从婉转到了肯定。

“荫蔽山谷?听名字很惬意啊!”一笑服下那枚淡黄色的药丸后,顿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力在身体内燃烧,气力仿佛在体内来回的游荡,补充着之前所消耗掉的一切。

“好了,走吧,到那还有事情要做。”看到一笑已然服下了丹药,飘老说完后不再言语,继续前行。一笑连忙跟上。

荫蔽山谷……

坐落在本源大陆最西边,风竹城的城外。山谷内有各种的低阶魔兽和草药,是一些修为不太高的修者所选的最佳修炼场所。但在那些不为人发现的山洞内或隐秘处,偶尔还会出现一些高阶的天地灵宝,但那只是微乎其微的存在。

而这种小山谷,也正适合一笑这样的新手锻炼。

茂密的树挡住了前方的视线,各种声音交杂,鸟叫声、兽啸声,缠绵不绝。

鸢啼于天,兽吼于地……几分生机之色彩悄悄笼罩着山谷,颇有一番滋味……

而此时一笑的身影正立在一棵参天大树下,心中不免有些感叹,自己和这些比来,又显得那么的渺小……

旋即眼神中划过一丝坚毅。

默默念出:“荫蔽山谷,我来了!”

这里就是荫蔽山谷吗?我修炼的场所?

一笑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高耸的树木散发出一丝古老的气息,各种未曾见到过的花草遍地都是。堪比世外仙境。

“飘老,我们现在去哪里?”

一笑从感叹中回过神来。诚恳的看着飘老问道。刚刚飘老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一笑已经完全信服了,面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老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是小说里面最经典的一种题材。喜欢看的小伙伴也特别多!想看到最优质的穿越小说但总是找不到!不用急,老铁文学网给你提供最优质的穿越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 联系QQ:11191165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