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不及皇叔貌美

不及皇叔貌美

不及皇叔貌美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15 13:37

评语:《不及皇叔貌美》故事总能给人意料之外的效果。主角的形象塑造也比较丰满,蛮喜欢这部小说的。很棒!

谁都无法承受沈弃淮的怒火,哪怕是跟了他这么久的云烟也一样。

"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打八十棍子,活着就留在府里,死了就扔出去埋了!"沈弃淮低喝。

旁边的奴仆连忙扶起云烟就往外退,大门关上,沈弃淮扭头就朝内室走,一身怒火难消,伸手扯开chuang帘,差点将帘子扯碎。

"王爷。"余幼微颤了颤,捏着被子看着他,扁扁嘴,楚楚可怜地道:"您这么凶做什么?"

"你指使云烟对瑶池阁下手?"沈弃淮恼恨地道:"还不允本王生气?那三皇子是何等高的武功,本王都奈何不了他,你还让云烟去送死?"

缩了缩脖子,余幼微伸出玉臂,扯了扯他的衣袖:"您听我解释啊,我只是想让那池鱼吃点苦头,谁知道……"

"不都说了让你冷静些,让本王来吗?"瞧着她这模样,沈弃淮的语气也缓和了些,却依旧有气:"信不过本王?"

余幼微叹息:"王爷,幼微一直没有问您,那池鱼为什么会在您的房间里,您就当幼微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身子微微一僵,沈弃淮拂袖在chuang边坐下,闷声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本王找她有事。"

"幼微都明白。"余幼微起身,从后头贴上他的背,娇软地道:"您对宁池鱼的死,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的,是不是?"

沈弃淮沉默,别开了头。

"幼微不是那种不解人意的女子。"她笑道:"幼微能理解您的心情,所以也不指望您能对那池鱼做什么了。"

她想做的事情,自己动手就好了。

心里有愧,沈弃淮消了气,转移了话头道:"你不该动云烟,他是本王的人,向来只听本王的话。"

男人么,哪有一辈子只听主人话的?只要遇见个令人心动的女人,哪有不变心的?余幼微心里暗笑,面上却是无辜:"王爷还不明白?幼微是王爷的心上人,云烟忠于王爷,自然也肯听幼微的话,幼微让他帮忙而已,也算不得命令。"

巧言善辩,这才是一个女人的立身之本,要是嘴像宁池鱼那么笨,早不知道死几万次了。

看着沈弃淮完全冷静下来的脸,余幼微一笑,伸手就将他扯进被子里,温香软玉挤了他满怀:"好了嘛,不要生人家的气了,嗯?"

轻哼一声,沈弃淮伸手掐了掐她腰,眼神微黯,翻身就压了上去。

烛光盈盈,沈故渊撑着下巴盯着烛台,啧啧摇头:"你真该学学人家是怎么哄男人的。"

"嗯?"正在用早膳的池鱼一脸茫然地看向他:"学谁?"

"余幼微。"收回目光,沈故渊嫌弃地看她一眼:"人家犯天大的错,都能把人哄得服服帖帖,倒是你,一次被误会,竟然就差点没命。"

眼神黯了黯,池鱼继续低头用膳:"我学不会。"

她见识过余幼微哄人的本事,任是谁,再生气都不会怪她。可她不会,哄起人来笨拙得很,用余幼微的话说,全是些老掉牙的套路,不招人喜欢。

两年前,她出去做事的时候,为了救落白和流花回来,身负重伤,沈弃淮就因此大怒,闭门不见她。她能下chuang了就去蹲在悲悯阁门口,一声声地道歉,哄他出来。

然而,蹲了半个月,伤口都结痂了,沈弃淮都没理她。

想想也真是笨啊,她要是学余幼微,直接翻墙进去,一把将人抱住,撒个娇,兴许就什么事也没了。

苦笑摇头,池鱼垂了眼眸,看着碗里的粥,突然就喝不下了。

"走吧。"睨她一眼,沈故渊起身,拂了拂崭新的红袍,潇洒地往外走。

"哎?"池鱼回神,不明所以地跟上去:"走哪儿去?"

"忘记了?"沈故渊皱眉:"昨日才说的去看麦田。"

啊,对哦!表情瞬间明亮起来,要是有兔子耳朵,这时候也一定竖起来了,池鱼高兴地道:"走!"

闷得快,乐得也快,沈故渊看着已经跑到他前头去的人,嗤笑着摇了摇头,跟着跨出门,轻轻往旁边扫了一眼。

暗处躲着的暗影一惊,连忙隐了身形,等片刻之后再探头出去,前头已经没了人影。

"哇,好大啊--"站在马车车辕上,池鱼一手拽着车厢,一手使劲往前伸:"这风比晚上的风舒服多了。"

沈故渊优雅地坐在马车里,嫌弃地看着她翘进马车里的一只脚:"你也不怕摔死?"

"能看见这么大块大块的麦田,摔死我也成啊!"池鱼把脑袋伸回车厢,兴奋地道:"这么多麦子,能收获多少粮食啊?"

"十亩良田,你交十石粮食,是在糊弄谁?"一声怒喝划破整个村庄的宁静,池鱼一愣,扭头看过去。

村民们围在交税处,手足无措地道:"官老爷,这向来十亩地十石税,怎么就糊弄了呢?"

"今年雨水好,收成好,朝廷要修建新的宫殿,赋税加了,现在十亩地要交二十五石粮食,回家去挑来!"

众人哗然,池鱼听着,回去车厢里掰着指头就算:"十亩产量三十八石,交税交掉二十五石,还剩十三石,要养活一家。"

沈故渊摇头:"养不活。"

"那怎么办啊?"池鱼瞪眼:"百姓辛辛苦苦耕种一年,到头来自己都吃不饱?"

"这就是三司使的问题了。"掀开车帘,沈故渊下了马车,池鱼跟着下去,往人多的地方走。

有农户已经不满了:"从未听闻交税要交这么多的,莫不是官府贪赃……"

"你有意见,可以去跟皇室提呀,他们要修的宫殿。"收税的官差咬着根草剔牙,哼声道:"咱们就是办事的而已。"

"既然只是办事的,那谁给你的胆子,私自提高赋税?"

清冷的声音插进来,听得众人都是一惊。回头一看,就见个红衣白发的男子漫步而来,衣袍精致华贵,眉目恍若天人,脚步所踏之处,杂物皆散。衣袖轻拂之下,烟灰顿消。

池鱼低眉顺目地跟在他身侧,感觉自家师父这个出场真是太霸气了,瞧瞧给这些狗官吓得,立马不敢说话了。

不过……呃,旁边的村民农妇怎么也都安静了?尤其是姑娘家,一个个的目瞪口呆,双颊泛红,肩上挑着的粮食都忘了,哐当一声落在下来,洒了一地。

"啊。"洒了粮食的农妇先回了神,连忙拾捡,一边捡还一边抬眼看向沈故渊。

仔细看了看她这眼神,池鱼就明白了,沈故渊的容颜实在俊美倾城,已经跟他说的话没什么关系了,光这一张脸,都能让人哑口无言。

"你在往哪儿看?"被女人盯着就算了,男人也盯?沈故渊突然暴怒,一把捏住了面前收税官差的脖子,将他扯出收税桌,狠戾地道:"是不是觉得命太长了?"

吓得回过神,收税官差慌张地道:"大人饶命!小的,小的只是……"

旁边的官差下意识地纷纷拔刀,刀剑磕鸣之下,四周村民连忙退散。

"住手!"被插着的收税官声音嘶哑地道:"这位大人不可得罪,你们是不带脑子出来的吗!"

世人皆知沈族皇室一头白发世代遗传,哪来的胆子朝白发之人拔刀的?

嫌弃地将他扔到地上,沈故渊皱眉,正觉得手有些脏,就见旁边的池鱼狗腿地递了手帕过来。

难得赞赏地看她一眼,沈故渊接了帕子擦手,冷声问:"十亩地二十五石税收,是你们定的?"

"小的们哪里敢!"收税官连忙跪地:"这是三司使的,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这方圆千里,都是如此啊!"

池鱼皱眉,小声在他身后道:"三司使钟无神,掌管税收,是沈弃淮的左膀右臂,怕是不会给咱们颜面。此事,师父要管吗?"

"为什么不呢?"沈故渊轻笑:"多有意思的事情啊。"

池鱼没有多说,转头就道:"那咱们去三司府邸。"

"站住。"沈故渊侧头看她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智障:"我们两个去?"

不然呢?池鱼疑惑地看着他。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村庄的人坐着十辆牛车,跟在一辆华丽的马车之后,缓缓往主城而去。

池鱼呆呆地跪坐在沈故渊身边,已经震惊到没有话说了。

为什么这个人一句话,那些村民就跟见了救世主一样跟他走啊?也不怕被他坑,就算这人一头白发,那也不至于这么相信他吧?

一定还是这张脸的缘故,宁池鱼痛心疾首地想,长得好看也是一种权力啊!

"不好奇我想做什么吗?"沈故渊双眼平视前头,淡淡地问了一句。

"不好奇。"池鱼忙着痛心疾首,很是敷衍地摆手:"师父想做什么,徒儿就跟着您做什么。"

这句话听着没什么,可扫一眼她的眼睛,沈故渊挑眉,突然轻笑:"你这个人,倒是会打算盘。"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言虐恋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包括了都市、言情、娱乐、种田、重生等小说类型。本次小编为大家收集了现代言情小说大全,让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的看官们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穿越!王爷!后宫!神仙!重生!这种古代言情小说是不是一次看不过瘾。老铁文学网这次为您选择了最优质的古代言情小说。

查看更多>
古言虐恋小说
古言虐恋小说

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愉快的点进来吧,老铁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恋小说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恋小说,尽在老铁文学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